散步

1 6月

    我们管桃花季节出生的小猫叫桃花猫。
  
 对面单元一楼养的母猫,偷偷生了一窝桃花猫,两只。母猫是三花,公猫疑似是常来溜达的一只黄花狸。
  
 两只小猫都是漂亮的灰黑狸花,看起来是兄弟俩。我管个头大一点的那只叫哥哥,小一点的叫弟弟。长得飞快,俩仨星期前才比巴掌大不了多少,最近感觉大了一倍。
  
 作为“兜兜里有猫粮”怪阿姨,我从一个月前就一直孜孜不倦地勾搭兄弟俩。但是两只被母猫管教的很好,一副“欢迎投喂禁止触摸”的嘴脸。
  
 哥哥的毛色深一些,眼睛更大,不急不慢的样子。喊他,从来都是正步走过来,非常有范儿。弟弟是个赖皮鬼,右后脚有点跛,毛色浅,底色隐隐发黄,带着他爹的影子。
  
 我在傍晚散步,围着楼喊一喊哥俩。两个小小的影子从草丛中,或者单元楼中,或者娘家的窗户上跳下来向我走来的时刻,我会想起狐狸对小王子说,驯养我吧。我们互相驯养。
    无论是都在,还是单独,弟弟都是绕来绕去,一点也不怕人,他也常常追逐附近幼儿园的小朋友。
  
 弟弟可以陪我走很长的路,从小区这头到小区那头。我在小广场上坐着的时候,他就那么大大咧咧地穿越人群,蹲在我的脚边舔毛,有时候还和路过的狗打上一
架。散完步他送我回单元门口,然后再慢慢离开。我觉得他其实是一只狗。
  
 哥哥要谨慎得多。弟弟在场的时候,他是不会跟弟弟抢食的。往往弟弟狼吞虎咽完自己的一份,还要去抢他的,他也就让了。
  
 散步的时候,他跟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总是踩在花坛和道路的分界上,像是时刻准备着逃走。我走得快,他走得慢,因为他每走一段,就会停下来看我。如果我也转身看他,或者停住脚步等他,他就欢欣鼓舞地小步跑过来。如果我没有等他的意思,他就会蹲下来,目送我走远。
  
 有时候,我走了很远,一回头,他还蹲在那里。但是,我不喊,他是不会过来的。
  
 有一天,下着小雨的傍晚,我想哥俩是不会出来了,我从他俩家前走过,喊了一声。看见弟弟探了个头,水滴打在他头上,他立刻缩回去了。我把猫饼干扔进他们楼道的食盆里,然后继续散步。
    雨渐渐大了,我坐到长廊里。
    在被雨晕开的橙色灯光里,哥哥湿漉漉的,还是不紧不慢地,向我走了过来,坐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开始清理自己身上的水。
    这一次,我去抱他,他没有逃走。
    我把他放在腿上,用袖子把他擦干。他挣扎了一下,于是我松了手。
    他从我腿上跳下来,还是蹲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不过这次是在椅子上。
    雨一直下着,过了很久,就像永恒那么久。他站起来,走到我手边,用头在我胳膊上蹭了蹭。
    我恋爱了。

2条回应 to “散步”

  1. Su 六月 2, 2010 在 08:29 #

    我在小广场上坐着的时候,他就那么大大咧咧地穿越人群,蹲在我的脚边舔毛…你的?他的?

    为什么我家附近都没有人养猫,转来转去都是形形色色的狗类?不过话说米国淫民养的猫咪要是为了搞不好会被告。。。

  2. Su 六月 4, 2010 在 09:50 #

    可以触碰,不可以投喂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