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个什么也不关于的故事

12 2月

四月末的一天,我上山去挖兰花。
村子里家家都养着兰花,在长满青苔的门框上,院中大树的枝杈上,屋瓦上,墙上。我也想养一株。

天气非常好,可以望见高黎贡山连绵的顶峰。我从村子背后的小路上去,沿着依稀可辨的标记,一直爬到一个小山坡的顶上,然后就没有路了。
更远处有一个白色的山头,我要到那里去。
那是一块巨石,名字叫”贡当”,”白色狮子”之意,它是这里多如繁星的众灵的一员。
兰花和百合都在贡当附近生长,这是不久前来造访村子的植物学家告诉我的,他来寻觅怒江豹子花,他在贡当附近找到了几棵疑似的植株,等到五月开花的时候,要再过来确定。

几个小时之后,我爬到了贡当旁边。
我还是第一次从这个角度俯瞰。蓝色的,像雨后天空与勿忘我颜色的江水,在峡谷中从容地流过,流到我的血液里,犹如奇毒,时时发作,一听到酒歌,一想到春天,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这个瞬间。想扑过去,奔跑过去,贴着蓝色的江水飞掠过去。
我完全控制不住地大喊起来,被震动到无法笑无法赞叹,只能大喊起来。

“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觉得很美。”贡当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听起来就像是有人用锤子在凿石头。
我一定是打扰到它的午睡了。

随后贡当允许我爬到它头顶坐下休息一会,我和它聊起了我的故乡,一望无际的平原,河流冲积出沙洲,然后奔腾入海。
故乡,贡当低低念着这两个字,然后告诉我它不太记得自己的故乡了,那大概是个很高,很高的地方,它和很多朋友一起,从故乡落向大地,在亿万年里,随着大地的起伏,散落各处。

那天我失去了对兰花的兴趣,转而变成一有空就爬到贡当头顶,望望江水,晒晒太阳。
我向贡当讲述人间种种,爱恨悲欢,明星八卦,减肥苦恼,等等等等,我细密地回忆着我所知道的故事,我所听过的故事,我所编出来的故事。石头是好听众。
贡当也向我讲述山的种种,几亿年前的这里,几万年前的这里,几千年前的这里,村里的祭祀,猎人与猎物,在林中偷情的人,婚礼,葬礼,战争,和平。石头知道很多事。
我们渐渐成了朋友。

有一天,我告诉贡当,我找到了一个好地方。它问,是什么地方。
我告诉它,那是东边支流的一个峡谷,开满了紫色的鸢尾,半人高的花枝,随风摆动,像另一条河流,那是我的安息之地。如果有一天,我厌倦了,就到那里,躺下来,死去。
贡当哈哈地笑起来,像雷声。露水在它上面形成了一个笑脸。为什么呢,它说,不过百年,怎么还会厌倦呢。
我才应该厌倦呢,它继续笑着说,完美的石头的命运,应该一路风化碎裂,由岩石而卵石,由卵石而沙砾,由沙砾而尘埃,然后融入大地,我在这里耽搁的太久了。

后来鸢尾谢了,后来野草莓熟了,后来植物学家回来了又走了,后来就到了雨季,我很少再上山去,有时候走在江边,看一看通向鸢尾峡谷的支流,抬头望一望贡当,知道自己在不远处有一个秘密,知道自己在不远处有一个朋友。

一个清晨,山上发出巨大的声音,村子里的人以为是地震,纷纷跑出了家门。我匆匆穿好衣服,披上雨衣,跑到空地上,这时候所有人都发现,是山体滑坡了。
连日的雨水,让贡当脚下的泥土松动了。白色的狮子,正缓慢地加速,像一头真正的狮子那样,向着东边的山下滑去。
我闭上眼,听着它越来越快的滑落声,平静的,不可动摇的声音。那是厌倦的声音。
一声巨响之后,它停住了。

几天后,镇上来了调查滑坡地质状况的人员,我随着他们一起前往寻找落下的白狮子。
拐入我无比熟悉的支流的时候,我知道一切都完了。
果然,白色的碎裂的岩体落在我视为珍宝的峡谷,摧毁了河床,鸢尾花,和我的最后的秘密。我失去了一个朋友,也失去了一个安息之地。现在我只能活下去了,活到天长地久,活到与贡当在深深的地下相见。

我捡起一小块贡当的碎片,放进口袋里。
后来在另一座山的脚下,我遇到一位刻画玛尼石的老人,他用金粉为我在碎片上写了真言的一个字。
我问他那是什么意思,他告诉我,是天堂之门。

Del.icio.us : , , ,
Technorati :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