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 | 旅行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桥下

25 9月

再没什么比菜市场更令人愉悦了。
我是说,看到一个灰蒙蒙的地方,有一个颜色鲜艳的菜市场,这种反差令人惊喜。

古城不算缺乏生气,它只是美人迟暮,风韵犹存。
傍晚走进巷子的时候,我就被两旁高墙大院的阴影吞没了。连个路灯都没有,只有石板青苔无尽的寂静。
硬着头皮敲了几家门,终于在书院住下了。院子外有太平缸,院子里有水井,井边种满了花。屋子里养着大金鱼,据奶奶说七岁多。
我住的这一小间,摆着老式家具,有一张垂着帐子的架子床。由洗手间出去的小楼梯再上去,是种着花的露台,能望见整片城,灰墙黑瓦木阁楼。

沅水、巫水在此交汇,当年号称”五省通衢”的地方,如今早已衰败。
桥还是那么高,河水早已变浅,浅到无法浮起货船。除了带着鱼鹰的筏子,河上空空荡荡。
而试图振兴旅游的计划似乎也未见成效,新建成的商业街人去楼空,门面都在转让,超市人流稀少,熟食柜台被用来堆货。

所以,走过大桥下,菜市场格外美丽。何况,这是秋天,一年中菜市场的黄金季节。
只需列出这些:新藕,秋笋,干菌子,凉薯,山药,鲜藠头,水萝卜,秋葵,莴笋,栗子,山核桃,葡萄,甜瓜,一篓篓的橘子,一筐筐的辣椒,用刀砍开的鱼块,腌菜蒸五花肉,血肠,腊肉,鸭血粑,泡菜,腌萝卜,冰甜酒。
市场边上有老人在打长牌,边上河水清澈,波光之下能看到卵石间反着光的瓷片,就像那些旧日子。

Advertisements

去蕉溪

25 9月

城里很适合散步,但是限于早上。
夜色一浓,河边霓虹闪烁,又挂满红色的灯笼,太艳丽了。总觉得辜负了这城。

有天去铁溪的路上看到了另外一座桥,就走了过去,哪想到一转弯,碧绿的河水从山间缓缓流过,一群白鹭掠着河面飞向远方。那一瞬间,我想和它一起流过大地。
路旁的指示牌写着→湖南。湘黔交界一带,河网纵横,它一路经过湘西,汇入沅江,奔向洞庭。

之后就一直沿着这条路散步。山开始染上秋色,岸边垂到河里的树开始落叶。有打鱼的人,也有钓鱼的人。夹竹桃花还在开。
据说这条路上最近的一个镇是蕉溪。蕉溪,多好的名字。
有个傍晚,我和璐璐一直走下去,上坡下坡转弯,经过几座房屋,路边是一座吊桥。
桥对岸有一个村子,只有零星的十几户人家,石墙灰瓦,河岸上开垦了小块的田地,稻子已经收割了,金黄的秸秆扎起来,一小束一小束地放在田里。
我们摇摇晃晃地过了吊桥,到村子的山路边盛开着一丛丛火红的石蒜。暮色苍茫,有的屋子上已经升起了炊烟。
在野地里玩的猫和狗和孩子,都向家跑。

后来我们去了一次蕉溪,到桥头坐了小面包车,五块钱。可惜走的是新路,不是河边的那条路。
是个看起来很富庶的镇子,但是岸边垃圾不少。前一天是赶场,我们没赶上。
有一条小小的支流,我们到河对岸,折了一把木芙蓉,摘了两个还没有熟的柚子。就回去了。

渡口

25 9月

渡口有好几个,现在还有摆渡人的,只剩下两个。
一个在老街的禹门边上,一条狭窄的石阶下去。摆渡人有点年纪,船头放了一笼画眉,对岸的栏杆下还有一笼画眉,估计也是他的。
另一个在上北门,摆渡人三十左右,身体结实。这个渡口连着超市和菜市场,人来人往。菜市场上卖绿豆粉,口感奇怪,但是好吃。

我喜欢上北门一带,河边是已经颓败的卫城垣,门楼上爬满青藤,后面供着土地神。
早上这里卖肠旺面和油炸粑,肠旺面里有脆哨,很好吃。油炸粑有点像北方的炸糕,一块钱三四个,用竹签子穿起来,不过馅不是豆沙而是青红辣椒,真是给力的早餐啊。
晚上就要去新大桥下的巷子里,夜市生火开门,人声嘈杂。雪梨也过来的那天,我们吃了豆花烤鱼,后来又吃过豆花锅,豆花上撒了花生米,软脆咸甜交融,十分下饭下酒。

我们还去爬了山,那些天雾雨濛濛,从广西过来的雪总不得不现买了厚衣服。
山上满是高大的皂角树,野菊花已经开了,构树也挂着红色的果,崖壁上有野生的秋海棠,开着小小的花。
山叫石屏山,顶上有一道墙,是府城垣,现在似乎叫苗疆长城了,从山上能望见碧绿的河水蜿蜒流过。
那天我们坐在山顶上吃了凉薯和鸭脖子。

寨子·寒露风

20 9月

寒露风,冷得要命,全都穿上了厚衣服。
从中午就开始起雾,本来想最后再去爬爬山,还是缩在了屋子里,这样也好,留在想象里。
饭从中午吃到了晚上,今天是肥肠锅。放了新鲜笋子,据说两块钱一捆,反正嫩的很。
喝刺梨酒,喝一喝就喝多了,三个人带着吉他和手铃下山去找黄总玩。
酒劲太大,不愧是自己泡的酒啊,后来我果断又吐了。
以呕吐始,以呕吐终,这是一种怎样的精神病。
一会去镇远了,再见啊。

寨子·酸汤锅

19 9月

天气很凉了,梯田开始收割。
田水放尽,田鱼捉去吃,多的拿去卖,谷粒摔打到筐里,秸秆扎成捆垛在田里。
田多的人家借脱壳机,田少的人家就用石臼舂米,到处都是新米的香气,那么厚实安稳的香气。
辣椒也收了,家家忙着晒干辣椒,泡糟辣椒,做油辣椒。
杨姐一口气做了好几瓶,我们拿上山两瓶吃。这么凉的天气,正适合吃热辣的东西。
所以说人类是多么伟大的生物啊,不仅发明了火锅,还发明了电磁炉。感谢一切吃货与先贤。

要有肉。五花肉,排骨,鸡,鸭,鱼均可。
切薄片或者小块,用油稍煎之后,放葱姜蒜花椒糟辣椒炒,半熟之后放红酸汤,放西红柿,鱼香菜,木姜子油,煮。
然后随便往里面扔菜,广菜,白菜,豆腐,萝卜,土豆,粉丝,腐竹,青蒜,韭菜,蘑菇什么的,感觉上越清淡的菜扔进去越好吃。
广菜我还是初次吃,是叶用芋的叶柄,把薄薄的皮撕下来,掰成小段在锅里煮,据说不能翻动,动了会麻舌头。
菜捞起来蘸蘸水吃,蘸水据说有讲究,但是我们向来随便调。锅里的汤冲油辣椒最是简单美味,但是加点老干妈进去也还不错嘛~

天冷了总有变着法吃东西的欲望。上山去掐过野韭菜,拿来炒鸡蛋,也做过猪肉葱花饼,弄得到处是面粉。
中秋吃的是啤酒鸭锅,还吃了鸡稀饭,当然也有月饼石榴等等。

那天夜色如水,月圆如镜,星河隐没不见。璐璐,后浪,小宋和我,四个人拎着各种零食,沿着梯田间的小路上山去。
寨子的灯火离我们越来越远,云海离我们越来越近。
我们坐在山坡上,吃零食,讲一些怪力乱神。
后来又玩故事接龙。最后完成了一个”兄妹俩被苗医各种切开缝起上天入地最后化成风雨桥”的复杂故事。

将近子夜的时候我们回去,站起来的时候,看见月光把我们的影子映在地上。

寨子·玩儿

19 9月

过节的时候,寨子的篮球场会放露天电影。
虽然电视很常见,但是看电影的人还是很多。
电影都配上了苗语,好像在看译制片,反而感觉好看了起来。

小青年打篮球,老大爷玩画眉。
下田的时候带着鸟儿,上山的时候带着鸟儿,洗澡的时候也带着鸟儿。
人泡在河里,鸟笼放在旁边的石头上,或者挂在岸边的树枝上,有时候也把笼子底在水里浸一浸,让鸟儿也凉快一下。
斗鸡也玩,除了斗鸡斗牛斗鸟,据说本地还有斗猪,我一直没看上。
虫儿似乎是不玩的,可能虫太多了,没意思。秋风一起,漫山遍野的寒蝉,蝈蝈,蟋蟀,无休无止地叫着。
我睡得晚,屋子亮着灯,什么虫都往里跑,最近螳螂也多了起来,都是一拃来长的大家伙,猎杀凤蝶蜻蜓什么的毫不客气。

小孩子也有他们的玩法。
山与河就是为他们准备的,爬山,捉鱼自然不必说。油桐结了果,碧油油圆溜溜,看起来很好吃,虽然有毒。有一天我看到一群小姑娘摘下油桐的果,用树枝穿起来,当成小木车的轮子,把一只小鸡放在车上,用绳拉着走来走去。
天气热的时候,男孩们常常聚集在河边跳水,天凉了,他们就聚在村委会门口的斜坡上。
那斜坡是用卵石铺的,男孩们坐在木板上,像滑雪一样从斜坡冲下去,吓得鸡飞狗跳。

璐璐和后浪也开始折腾,先是清理了厨房后面的工作室,扔出去一堆颜料和废布,又钉了一个木架子,摆上假洋酒和真野花。
相比于他俩,晚晚和包子玩的更随性一点。比如,包子卡到一个洞里,晚晚在它头上跳。

寨子·雨夜

9 9月

趁我还记得,写下来
一会我就会沉入无梦的睡眠,在酒和雨的气息中

愉悦的歌是春天去田间,春风暖融融,树叶哗啦啦,稻田起伏像波浪一样,风吹开叶子我看见了你
悲伤的歌是我渐渐老了,像树,巨大的树也有在风中危倾的时刻,你就要走了,我再也见不到你
不喜不悲的歌子是喝酒,我们在一起玩耍,你不要走啊不要走
教给孩子的歌是抓鱼,大鱼做菜吃,小鱼像你一样小,不要抓上来,玩死了它,化为鬼
出嫁的歌是这样的,我家父母嫌你穷,不让我嫁给你,但是你跟我好我也跟你好,趁夜里我们一起走
提亲的歌是这样的,你家女儿跟了我家儿子,这里有一头猪和许多米,把她嫁给我们家吧,她的肚子都那么大了
绣花的歌是这样的,绣啊绣啊绣啊绣啊,赶紧绣完吧,绣了一块好一块,绣了一堆好一堆,绣好我的嫁妆,到意中人家里去
送别的歌是这样的,现在已经是夜里,和你一起玩耍,时间过得那么快,感觉还像是傍晚
孤独的歌是这样的,你还年轻漂亮,能找到如意郎君,我已经老了,我的歌声再也没有唿哨来应

雨下的不大,酒也不烈,两位老阿妈一首接一首的唱着,从蝴蝶妈妈创造了人类,一直唱到你们始终也是要走的,歌声从飘渺的远古传来,我已经忘了绝大部分翻译过来的歌词
酒是刺梨酒,刺梨要上山去摘,颜色黄中带红,就算是熟透了,用剪刀剪下来,不要被刺扎到,泡进酿好的米酒,再加入几块冰糖
饭还在吃,面粉和蛋,加入芝麻和小茴香,不加水,做的饼;啤酒鸭还剩一点点,加入泡椒鱼剩下的泡椒和豆干蔬菜,再回锅做炒饭
茶是田边的金银花,加菊花和冰糖
水果有龙妹家山上的猕猴桃,野生的,鸽子蛋大,有酒香,味道浓郁,还有我下午去摘来的悬钩子和地稔

浪总弹起了吉他,没人知道,酒歌和吉他为什么突然和了起来,三可摇起了铃,用酒瓶起子打着节拍,璐璐随之和声
老阿妈喝多了酒,脸色红润,歌声越发婉转入云
我也喝多了酒,漂浮在雨滴,灯下挂着水珠的蛛网,剪雨的燕子,由河上翠鸟引领的时空的缝隙里
仿佛在旷野,山顶,海浪之巅

山上挖来的金银花,枝叶俱枯,以为是死掉了,时隔多日,居然从靠近根部的地方,又生出绿芽
不愧是野生的,我们也曾经这样赞叹
这雨夜仿佛一切都是野生的,山怀抱着我们,怀抱着这时日无多的古歌
山下的酒歌早就改成了汉语的”阿表哥来喝酒,阿表妹来敬酒,管你喜欢不喜欢,都要喝”
哪有太阳,春雨,明月和金色的稻谷
哪有那样的生命力,野性的,无所畏惧的,又温情脉脉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