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伤感

惊蛰

8 3月

    惊蛰下了雨。
    在江南才觉得物候分明,四时有序。
    正是春天的第一场花事。
    腊梅将要凋谢,梅花正在开放。
    梅花还是白色和朱砂红的好看,做成盆景好看,折枝清供好看;湖边满园一树树艳粉色的梅花,不及桃花轻薄娇艳,又不及樱花袅娜风流,看起来傻乖傻乖的,只有香气还是好的。
    其实我就是喜欢花梗长的花~
    山间林下,是稀稀落落的报春,二月兰,婆婆纳,荠菜。迎春瀑布一样的从岸边垂进河里。茶梅在雨里落了一地。结香还是初识,开着一簇簇金黄的花,像枝上缀满了蜂巢。
    美术馆展达利,博物馆展三星堆,桃花坞里有民间艺人在苦等着收徒。
    话说那三星堆的青铜纵目面具,以恶趣味的眼光看,实在像带着氪金狗眼的地精占领地球……
    二月二,吃青团和撑腰糕。实际上还吃种种面,种种点心,种种菜,也少不了生煎和豆花。
    实在是甜。甜蜜蜜的。慢慢也就习惯了。
    我心里有一条理想线路。
    烟花三月,下扬州,继而南京,无锡,苏州,由苏州坐船,走京杭运河,到杭州,(夕发朝至,票价160),由杭州至临安,走徽杭古道(一到三天,全程25千米,有宿营点),到绩溪,然后黄山,景德镇,婺源,衢州。
    只是有时候,脚比头走的快。计划不仅赶不上变化,也常常赶不上心情。与行动力强伴生的,是无计划与不周密。
    兴之所至的时候,常常以人生苦短来轻轻带过,而当人生真的有苦短的可能时,却开始反省自己。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雨里的梅花,当着我的面儿,从虎丘塔边,落满了剑池。

Advertisements

十月里

15 10月

十月里喝了很多酒,有人到来也有人离开,叶子开始凋零,傍晚的灯光和泛着泡沫的杯底都开始变冷,我长久的缺乏睡眠,有很多故事应该记下来,城市传奇,八卦艳遇,以供今后的谈资,但是我懒得写,懒得说,秋天是我最爱的季节,满怀着直白的残忍,我认出了风暴,而大海还是大海,那么路上当心啊,我总是这样告别,手插在口袋里,踱过夜晚的街道与月光。

夏末记事

3 9月

董小花开始喜欢团在枕头上了。
晚上再穿裙子有点凉。
阳台上的紫花鸭跖草一个夏天就长成了瀑布。
碗莲彻底覆灭。
鸳鸯茉莉还有最后的小小的花朵。
苹果,石榴,葡萄和哈密瓜的时节到了。
还是想吃今年的新栗子和新核桃。
离家很近的中学前几天开学了,开学典礼的广播声音很大。
典礼主持人和学生代表一直在说:我们壮志凌云,要成为祖国的栋梁。
栋梁们的烦恼是:房东,恨嫁,相亲,失业,饭局,上司,猥琐男女,两地恋情,体重,绿卡,等等等等。
魔兽里大家的小号终于都过了二十级。
任务做到暮色森林的夜色镇,人类主城暴风城势力范围的边缘。
我对这片地图有深厚感情。
污染和魔法侵蚀了这里的土地,狼人,食人魔和亡灵肆无忌惮地横行。
国王远在天边,发向主城的求救信没有回音。
守夜人提着灯盏,夜色里藏尸人的礼物,巨大的精英缝合怪正沿着路向镇子冲来。
父亲成了丧尸的姑娘,拿起剑战斗到最后一刻。
钟声在镇子上空不停地回响。
没有人救得了我们的时候,我们都是MT。

Ende

16 8月

我一直在阅读的一个blog,今天把标题和说明都改成了Ende,所有的文章都删掉了,一片空白。
这个blogger是德国人,一直都在努力的上传和分享破解版的游戏,全部配有精心的说明和截图,非常及时,质量也非常好,也有很大的读者群。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站点到期么,终于疲倦么。
没有解释,没有告别声明,就只是一个冰冷的Ende。
这样勤奋而出色的blogger,突然说结束,说再见,给人的震动是很大的。
十年之后,五十年之后,互联网上,如果那时候还是互联网的话,该是遍地废墟和遗迹吧。
互联网会有记忆么?人会有记忆么?就像我现在说我不会忘记他,不会忘记他的努力和分享,那么以后呢?

玩的不是游戏,是寂寞啊

12 8月

    晚上的山口山我再次嘲讽脸。
    跟月影老师的小德号去ZG刷龙虎,我觉得吧,带着我这么脆的小白治疗,老虎面前的小怪,还是清一清的好……于是在他无辜地问我你为什么死了的时候,我愤然下线。……我当然做滴不对。
    喘了口气,定了一下情绪,又上线去给月影老师道歉,看见他的号停在ZG,没有回城,也下线了。   

    半夜里,好友名单一片灰色的空旷,顿时心里难过起来。
    这天的早些时候,帆帆老师在下线很久之后上线,说,刚才去找酒喝了。又说,心里难受,刚才看你们在哈兰玩的那么开心就没跟大家说。然后发了一堆写的东西过来。过于伤感了。我大概能猜到是为了什么。一时间不知道该安慰什么,听见“叮”地一声,他的名字变成了灰色。

    大概更早一点的时候,大家在哈兰,月影老师说,说不定就放掉山口山了,这游戏,没有盼头了。他在剑三里建了人物,说,第一次跑到游戏的江南,觉得无限明媚。山口山,总是过于阴郁了,他说。
   
其实要离开并不是因为画面吧。
    月影老师是老玩家,也曾遍地熟人,也曾呼朋唤友。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原来的朋友们都转投了台服或者其他游戏,只剩下他一个
人,像旧时代的幽灵一样飘在服务器里。到处都是强力党和人民币玩家。熟知艾泽拉斯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又有什么意义呢。

    重要的,不是玩什么,而是跟谁玩啊。
    游戏这种东西,并不能让人成瘾,网络也是一样,让人成瘾的,是喧闹,交流,沟通,是不再孤独的错觉。

    醍醐老师他媳妇也要加入山口山,正在等待着内测的结束,我知道她应该会玩的很好的,能和爱着的人并肩一起,哪怕只是在虚拟的空间里,那也是很好,很好的事情呢。

一直以来

2 8月

一直以来,我都把慕容引刀的刀刀月历作为电脑桌面壁纸,因为这只小狗的黑眼圈让我觉得很亲切。

一直以来,我对模板只有几个基本而简单的要求:不是日系字体,超链接要变色,表格显示要正确,RSS标记要正确。所以虽然一直以来都很喜欢blogbus那些漂亮的用户分享模板,我还是只能用官方模板。

一直以来,我懒得自己做模板。现在还是懒得做。

平安夜前

24 12月

小梁回家去了,我们都很忧愁。

大雨(我不是很习惯这么叫啊,纯粹起哄)看过姗姗记录我们聚会盛况的博之后,顿足捶胸的说,遍插茱萸少一人啊。

早上李童鞋说圣诞快乐啊,我才知道他迟迟没有回西安的原因,原来是在贵州出了事故。

饭岛爱自杀了。

一个姑娘大概终于要摆脱烦躁的纠结了。

一个姑娘要离开北京。

姑娘日志里写:

“我们的冬至盛极而终。
也许我也是。”
 
过了平安夜,就是圣诞节,过了圣诞节,就是新年,过了新年,就是明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