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北海

谁能想到我们竟然没去游泳

20 6月

回来的路上,泡泡和我这么说着。

我穿着背心短裤;她穿着小裙子,还背着一个崭新的黄色大游泳圈。两个人身上满是夏夜海风的味道,但是我们没有去游泳。

再过几天,泡泡就要离开了,我也差不多快要走了。去买纪念品吧,一开始是这样提议的。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不如去港口喝糖水吧。

到了港口的夜市食街,照例买了最喜欢的那家店的叉烧包和奶黄包。叉烧香浓多汁,还加了碎卤蛋在里面,口感豪华,奶黄包更接近于流沙包,咸蛋黄的味道鲜明,甜而不腻。

其实最夸张的是,这家店把粤式点心做的像北方大包子一样巨大,但是又很好吃,吞完之后才会觉得,啊,吃多了。

然后就走到沙滩,正在涨潮,人很多,海是黑色的,浪是白色的,天空是黑色的,云是白色的,星星闪闪发亮。天鹅座的大十字清晰耀眼,在这美丽的南方夜晚。

我们在沙滩上站了一会,看了看浪涌上来的样子,脚都没有沾湿,就去吃冰了。

芒果炒冰装在大啤酒杯里,细又滑,软绵绵的,冰里加了葡萄干。立刻就把中午我们自制的芒果冰激凌比下去了。

一定是输在设备上了,嗯。

炒冰上的极慢,邻桌纷纷叫了烧烤,早知道就不该吃晚饭,不过晚饭终于干掉了最后一部分比目鱼。

比目鱼是丹总某天心血来潮扛回来的,我数了一下一共64条,为解决这些鱼,干休所同志们用尽了烧炖烤煎种种做法,极大地提高了烹饪水平。

现在冰箱里堆的是排骨,芒果冰激凌和虾。

海风啊!终于挤上夜班公交车,站在一群湿乎乎的刚游完泳的人中间,海风从窗子里灌进来。我们也带着游泳圈呢。


Technorati :

小分队·大排档

14 5月

从我们北部湾干休所出来,沿着小路拐两个弯,再走到一个小小的十字路口,就是本地最热闹的夜市。
路口有水果摊,凉茶摊,卖卤味的,然后就是挤挤挨挨的烧烤摊,牛杂摊,烤鱼摊,卖米粉的,卖糖水的,摊子前堆着新鲜的鱼啊贝类啊水果啊,还有各种鱼干和蔬菜。
再走过去一点,就是密密麻麻的衣服摊子和杂货摊子。这里的少女们皮肤微黑,手脚细长,她们挑着贴着蝴蝶结和亮片的发饰,挑衣服的时候,就在老板临时撑起的布帐子里迅速地试穿着。那种什么都看一看,什么都试一试,不管干什么都很高兴的青春姿态,真是让人喜欢。
从这片夜市出来,过一条大马路,又转几个弯,又是一片人群,这一片并没有那么多内容,只有一个主题,吃。路边大排档的灯箱都是粉肠煲和排骨煲之类。
枕总走的前一天我们去买了外卖回来,还用锅买了满满一锅鸡汤饭,吃剩的排骨和鸡骨煮了一锅汤,沸腾之后就把本地丝瓜切块扔进去。本地丝瓜有棱有角,皮很厚。吸满了骨汤的丝瓜香滑甜软,反倒是那一餐最深刻的记忆。
夜市和大排档都会持续到很晚,之后尽是伴着早茶打麻将的人。
只有到了上午,街上才冷清起来,人群散去,交通恢复正常。
路边的芒果树挂了青果,蒲桃开了丝绒一样的花,九层皮的花开败了,黄桷兰树正在开花,在江南,这好像是叫做白兰花,可以用线穿成一串挂在手腕上,香气入梦

小分队·院子

14 5月

一觉醒来发现中了彩票当然是太刺激了,但是一觉醒来发现院子里乱长的灌木全是果树,也是件不错的事情。丹总和雪总应该也这么想吧。
院子还有待清理。石子小路还没铺好,杂草也未除净,或者说,杂草生长的速度比清理的速度快多了。
天气刚刚好,早晨暴雨,中午放晴,傍晚有点阴——在这种地方,总是晴天就让人受不了了。
门口是一树火红的三角梅,跟三角梅一起长过院墙的是一树看起来像常青藤的东西,可是有一天它突然开出了紫色的小花。邻居家的无花果树长到了两层楼高,旁边是一架龙吐珠。
没清理好的一角什么都在疯长,薄荷和紫苏好像在愉快地游荡,几天不见,就又蔓延出一片。摘一点做饭,清新极了。
几根小苗就在我眼皮底下长成了西红柿和南瓜,西红柿还挂了果,都快红了。还有两棵小苗被鉴定出是木瓜,另外紫花鸭跖草长得也不错。
最重要的是今天上午,雨停之后,爬满栅栏的藤蔓突然爆出了奇异的花,哎呀,是西番莲。后院的一棵小树也开着白色的小花,哎呀,是番石榴。
多富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