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回忆

回忆的关键词

29 1月

亲爱的某姑娘发动了一个活动,寻找某个DJ。
我马上指责她,这种事应该找我嘛,人肉搜索引擎不是吹的啊~

一边在搜索引擎上输入着各种关键字,一边回忆起那些黑夜中缓缓从收音机里传来的曲子。
午夜场的温柔DJ,我平生第一次听到的摇滚音乐。
十几年后我依然不会唱歌,依然永远记不住任何曲调和人名,但是我依然记得,在那样的夜晚,我第一次明白,音乐是可以这样的。
办会员卡,写稚嫩的信,骑车到很远的大学去参加活动,我还记得那次活动结束下了很大的雾,我们骑过街灯如同飞碟漂浮的白色道路,我也还记得那DJ用了一整个晚上来读我那封冗长而故作成熟的信。
后来那个DJ去了另一个城市,后来我们也都去了另外的城市。

搜索引擎说,再后来他又回来,在某个广告公司做业务经理。
搜索引擎说:他业余喜爱踢足球,参加过若干电台电视台的活动,对汽车也很有了解。
搜索引擎说:再后来他又回到了电台,在各种前列腺啊不孕不育啊的广告间歇谈一谈音乐,理想,电影与阳光。
搜索引擎说:他微微发福,剪掉了长发,一副憨厚的中年大叔模样。
搜索引擎说:依然有人记得那些夜晚,除了我们之外。

这么快,就总结好了某个人的十几年。
突然有点伤感。

Advertisements

突然想起来

21 7月

那天和宋坐在椅子上看路过的姑娘们,突然想起来曾经的一件事。
可能是前年,也是一个夏日,我从光合作用出来,在五道口的小十字路口等红灯变绿灯。
走过来一个姑娘,大概是北欧人。
浅金色的长发和蓝眼睛。
棉质的白色小吊带背心,没有穿bra。
棉质的蓝色长筒裙,右边开衩,那蓝色像是五月晴空。
白色的细带子凉拖,草编的大包。
薄而优雅的嘴角,纤细的脚踝。
她随意而慵懒地站在路口,人群突然一下子安静了。
这不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姑娘,那样的风情却一直印在我心里。

下雨了挖

23 5月

我情绪不好,写出来的字一点都不轻松活泼。
同时赶很多稿子就好像做恶梦。但是确实又是很需要一笔钱,所以无奈地挣扎着。
我看上了一个wacom的绘画板……(小宋同学旁白:稿费难道不是应该用来做更重要的事情么……)
好想买来画画(小宋同学旁白:业余水平的人难道不是用手写板之类就可以应付了么……)

然后我就做了恶梦。
高中时候的教室。潮湿的夏日。
墙刷的惨白,头顶的吊扇发出哭泣般的吱吱呀呀的声音。
在上作文课。
我们当年有很多时候,作文是同学之间互相评分的,随后再由老师总结。

似乎是一个女孩子(穿着圆领的粉色的上衣),给我评了不及格。
被评不及格的作文是要在原文后面分析并重写的。
而我何等心高气傲,径直一字不落地重新抄了一遍。
这丝毫没有差别的第二篇落在了KURT手里,他打了一个满分,对老师说,墨刚才没写题目。
随后老师看了,定为范文,还一再强调,时间很短我没看第一篇。
纵然是这样的掩饰,也无法让那个女孩不窘迫。

画面就在那个女孩的神情上停住了,过了许久,时间突然变成了另一天。

是我和F坐在前后桌。
那时候,他大概是已经说过喜欢我了。
居然又是作文课。
我写了很差的文章。然后落到了F手里。
他说,写的一点也不好。
我说,嗯。
他说,我要送给老师看。
我说,你这是干什么。
他说,我倒是要看看,老师是真的有鉴赏能力还是只是偏爱你。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于是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角。
然而他终于挣脱,大步走上讲台,对老师说,这个看不懂。

梦就在这里停住了。我醒过来。外面在下雨。

我想起梦里的事情,那是真的。
情节和语言都没有差错。
那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后面的事情是,那个女孩仍然和我是点头之交,却对KURT颇有微词。
而我在那堂作文课上,也同样窘迫地站起来,听着老师慢慢把那么差的文章念完。
老师自然是有鉴赏能力的。
我存在心中的疑问,为什么要让我难堪,也终于随着恋爱渐渐消失。

却是在这样的雨天,第一次梦到了这般旧事。
愚笨如我,竟然是在这么多年之后,才领悟,那个人数众多,所谓相亲相爱的班级,底下依然暗流汹涌。
又明白,有些伤害,终是不会忘却。
又想起,那时候的自己。
那样努力的,天真的,看到了草蛇灰线的伏笔,依然勇往直前。

————————————现实主义分割线————————————

追赶潮流地给自己的blog加上了“linebuzz”,很好玩,可以满足大家的批阅欲望,具体使用方法就是用鼠标选中某一段文字,然后会跳出来一个小框,点加注,就可以针对这些文字发表意见了。
不需要注册之类,看到哪一段文字下面有小圆点,那就是说明这一段有评注了。。
但是,似乎也不能阻止大家的恶搞。。
你也可以给你自己的blog增加“linebuzz”功能,网址是:http://linebuzz.com/

我决定要对妞们煽个情2

6 5月

请喜欢恶搞风格的同学们也忽略掉这一篇。

隔着中间的羊肉串和大盘鸡,我们默默无言的对坐,两秒钟之后,开始喷射性地互相传播八卦。
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是有区别的,有时单纯如春日晴空,十分钟之后就可以互称兄弟一起回家;而有时如静水流深,要到熟稔多年之后,方才始窥彼此生活的片断——如我和姗姗。
那时候,我跟姗姗还不熟。这一年,十六岁。而要到一年之后,这个会画漫画,常常很搞笑的妞才会引起我的兴趣。那一次,这姑娘站起来,细数莲花池的古迹碑刻,典故逸事。上课睡觉的我抬起头来,仿佛流云从眼前拂过。那一瞬间,我觉得惊艳。
时光要再跃过一年,我才会和姗姗在黄昏的时候,站在操场巨大的国槐荫翳之下,听见蝉声,望见不远处围绕慈禧行宫飞翔的成群楼燕。行宫在学校里,灰青低矮地,被包围在白色的教学楼与实验楼的中间,有青苔与侧柏。我和姗姗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或者走到围墙的栏杆处,从墙外的小贩那里购买零食。
从未缺乏话题,从未缺乏笑声,从未缺乏互相的嘲讽与挤兑。直到一同站在西府海棠下,一同站在遍山的二月兰中,一同站在碑林佛塔的巨大娑萝树旁,一同仰望繁星如尘之时,我们才开始互相试探着,诉说心里的阴霾与恐惧。
把头埋在沙里那么深,所以才总是笑着么,所以才总是笑着啊。
今天晚上为姗姗饯行。选择新疆饭也许是个错误,应该带她狂吃东坡肉梅菜扣肉粉蒸肉……省得她到了中东这种地方想念猪这种动物。
不顾一切
逃离家乡,不顾一切的梦想,这般的不顾头破血流的,绝尘而去,顺风漂流。明天会怎样,太阳依旧升起。也许有壮丽的黄昏,也许没有。总算是,仰望过。
小白替我把她的东西带回去,然后我和姗姗的对话是这样的:
“哎,你的妞质量都不错啊。”
“嗯,鉴于你眼光很准,从此你就是我的半个妞了。”
你是我的半个妞,连着我手里风筝的细线。

怎么总是写着写着就不想写了……

我决定要对妞们煽个情

5 5月

请喜欢恶搞风格的同学们默默忽略掉这一篇,慢走。

很遗憾,我不是男人,不能用心头肿胀之类的词来形容我与妞们的邂逅,也无法回忆起更多我们熟识的细节。我曾经以十分钟背下朱自清的《春》闻名,但是现在越来越向着老年痴呆的方向发展……总而言之,是熟起来了。你们的容颜与笑声在我的脑海,内心,零食与八卦上都刻下了深深的痕迹。
       那时候,我跟Fay还不熟,都还在彼此闻名不如见面……或者见面不如闻名?的阶段。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但是真正认识还要到13岁——13岁里我认识了很多人——我印象里我们熟起来之后发生的第一件事,是她追着我满操场跑,那是一个秋天,黄叶飘零,蓝天白云,我们穿着难看的校服,踏过落叶,穿过秋风,奔跑奔跑奔跑……最后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只好深情地握住她的手说:"我真的比你小,不能当你姐啊。"
       后来我还是常常和她在操场上跑圈,以应付体育中考,虽然最后我依然跑得很差,但是我几乎听完了她讲的金庸全集。以记忆而论,我的短期记忆十分彪悍,帮我应付了很多考试,而她的长期记忆过于惊人,那些我以为从此就遗落在时间尘埃里的往事,每每还能被她提起,这样的时候,我通常是"啊……真的么……"
       我常常感叹双子座的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记忆力,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当时她说她的生日在交界处,是我说,双子比较有趣,你就当双子吧!(啊……真的么……)原来她不是双子……
       那之后我们向着不同的方向发展,我的高中生活混乱不堪,当我在某些人的教诲下不着调地读书与涂鸦,不可遏止的恋爱与伤感之时,Fay却变得更加温柔与淑女,那样的带着牙套的大笑与追逐一去不返。然而我依然爱她的长发油光水滑,她的笑容明朗一如从未忧伤,爱她纤长的手指,爱她被我挑逗时的神情。
    (你们这些金牛座真闷骚啊……)
      我还无暇顾及我与妞们的感情之时,我们居然就已经上了大学。Fay的大学在海边。我去的时候正是夏天,我记得潮起潮落,晚霞如花。随后我变本加厉的堕落,而Fay变本加厉的上进。此刻我已无从得知我当年的骄傲与张狂是否刺痛过谁(估计是很大一部分……),但是我真切地看到过Fay的眼泪。
      我知道,为了我去杭州,Fay一定骚扰了很多人,但是我连抱歉也没有说。要说么,我不想说。你是我的妞,怎么能不原谅我。是的,我一直霸道着,任性着对待我的妞们,但是她们从不曾远离我,这让我心头肿胀,若我是个男生,定然感动到面无血色。

哎……突然觉得是个浩大的工程,不写了~

啊来来……

10 12月

……我又看柯南了……今年的剧场版《侦探们的安魂曲》感觉上不如《水平线上的阴谋》~小五郎叔叔一发力就十分惊艳呢~

        怀念我看的第一本侦探小说:一本破破烂烂结尾部分被扯掉的《福尔摩斯探案集》,要命的是,结尾残缺那篇恰好是《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它让我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做了无数关于结尾的噩梦……
       后来印象比较深的是六年级的时候看的爱伦坡的一套,当然恐怖的成分多一些,然后特别喜欢的就是《大唐狄仁杰断案传奇》,好像也是六年级吧,翻的我爹的书,86年版,才3块多,翻译得真好,前一阵好像拍了电视剧然后又再版了。
       之后也匆匆看了很多,即使心爱如女王的作品,久了也有点审美疲劳。那种惊艳之感要一直等到高一的夏天,那本《希腊棺材之谜》才会重现。
       随后是我心爱的意大利长胡子大叔的《玫瑰的名字》和其他几本,不过大叔的书很容易让人转移注意力到书里细枝末节的小乐趣。
       果然还是小时候看的书印象深……我要承认,一直到现在我看着最舒服的还是所谓的黄金时期推理小说,也许是胃口被宠坏了,那种轻车熟路的感觉十分舒服啊。
       大学以后读得比较凶,几乎是按照图书馆索引一个作者一个作者在读……所幸我们学校图书馆藏书量有限~当然这样饥不择食的副作用非常大,有点反胃了~现在想想,很多出色的书都没有再读一遍,觉得很遗憾。
       相较于欧美各家的案情第一,日本的推理小说似乎在心理刻画上格外出彩,就连柯南里还要对犯罪动机深入描写呵呵,最近的《模仿犯》很好看,貌似不能算是完全的推理,而是带有推理情节的社会小说。
       国内……程小青先生的地位无人动摇~目前来看似乎还是破案实录更有趣些……看了时下流行的几部,总觉得有些人连写普通故事都写不好就来写侦探小说……而且技术含量不高啊……

我我我……本来是想写我又看了柯南的……扯了这么多……好吧~发个福尔摩斯的小档案:
  歇洛克·福尔摩斯(夏洛克·福尔摩斯)
  国籍:英国
  生日:1854年1月6日凌晨1:27分
  星座:魔蝎座
  血型:O
  身高:188厘米
  体重:235英磅
  地址:伦敦贝克街221B
  大学:Oxford(牛津)
  最喜欢的颜色:黑色
  最喜欢的食物:哈德森太太做的
  最喜欢的女人:艾琳.艾德勒

推理小说101个常见问题,有兴趣可以点进去看~
毕竟我只是在回忆全神贯注期待谜底揭开的那一刻,那种感觉。
侦探小说也好,曾经狂热的其他东西也好,再回首时竟已淡然。
新的日子代替了旧的日子,成为生活背景的主体,而旧的日子退居到遥远的地平线,终将消失无迹。
也是最近看的《little miss sunshine》里,当决心成为飞行员之前不说话的男孩得知自己是色盲的时候,他哭吼着冲下公路,那个镜头里的天空格外蔚蓝辽远。他后来说,他希望自己可以一觉醒来长成十八岁,不用去过这该死的青春。
今天豆瓣上有个孩子说他是死亡迷,我说我已经没有感觉。
Kurt你看,六七年的光阴,似乎被我们一跃而过。

 https://i0.wp.com/babykitty.blogbus.com/files/1165778418.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