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婚礼

雉入大水为蜃

8 11月

1.昨天立冬,雾特别大。
2.月令上说:水始冰,地始冻,雉入大水为蜃,虹藏不见。
3.我觉得老是问野鸭子到哪去了的霍尔顿同学,他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学习中国文化。
4.在地球的另一面,在时间遥远的过去,有人轻描淡写地回答他:那些大鸟儿们啊,冬天一到,就飞到水里变成了巨蛤呀。
5.所以立冬本来就是应该有这么大的雾啊。
6.我一直觉得这句话特别童话,但是blogbus后台把这句话写成了更童话的一句:雉如大水为唇。
7.这得是拼音加五笔混打才能错成这样吧……
8.立冬参加婚礼,昨日的不良少年,网搭了一个南方姑娘,居然婚了,还是美女。
9.让人情何以堪。
10.婚礼开场穿低胸小礼服拉小提琴的那个姑娘我很想认识一下啊。
11.婚礼结尾薇姐作为亲友团代表献唱一曲,绝对高水准。
12.薇姐已经成为我新偶像:脸正身材好,声乐专业,钢琴又弹得好,真绝对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13.为什么大哈同学(或者我应该叫小马哥?)能够娶到这样的姑娘呢。
14.让人情何以堪。
15.从婚礼出来,我走在大雾里,白色的,迷蒙的。
16.到移动营业厅办业务,送了一大袋洗衣粉,我把洗衣粉夹在胳膊底下,手插在口袋里,慢慢地走回去。
17.人行道边有一片在施工的地方,用广告板围了一圈。
18.透过底下的缝隙,我看见广告板的另一面,有四只小小的猫爪,欢快地和我并肩走在雾里。
19.晚上吃了饺子,这个季节的白菜开始甜起来了。
20.今天的雾也很大呢。

Advertisements

哥的婚礼

17 4月

我失踪了好几天。去参加二哥的婚礼了。
路过滨河公园的时候,看见海棠,紫藤和丁香喧闹的开着,杨树开始飞絮。

关系亲近的哥哥说起来有五个,但是似乎从小就和二哥三哥结成了小团体。三个小屁孩常常结伴远游,一片荒凉而遥远的野地是大家的最爱。那地方临近铁路,荒草茂密,野花盛开。
铁路工人穿着鲜艳的橙红色工作服,远远的跟我们打着招呼,有的时候沿线的广播喇叭会传来小不点一起吃饭吧这样的戏谑。
从春天开始,荠菜,紫地丁,二月兰,蒲公英,毛地黄,紫菀,大蓟,空心菜,喇叭花,野菊花次第开放,而临近秋时,茜草,龙葵,酸枣,以及不知何时长出来的丝瓜与玉米按时挂上它们的果实。
姥姥家是大本营,而野地是秘密花园。其实我一年去不了四五次,五一,十一,暑假多去两次,还要等到哥哥们都在才行,但这地方留给我的印象如此深刻,它盖过了我喜欢的小童车,甚至凌驾于公主娃娃之上。

二哥已经成为一名非常靠谱的公安干警……所以更多的不靠谱淘气事件一定会影响警察叔叔的形象的……所以就到这里吧~回忆结束。
嫂子大人是一位美丽又靠谱滴小学老师。这里要八卦一下,这个小学是小宋同学以及我诸多同学的母校,小宋同学美丽的班主任和我美丽的嫂子是居然是带同一批学生的同事,而我美丽嫂子滴妈妈是另一所小学滴校长,而这所小学是我哥哥的母校……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凑到一起的……也就是说……我的不靠谱事件霎那间就被传得很远……这是在婚宴上发现的……

婚礼是无话可说的浪漫煽情。但是有很多警察叔叔和小朋友同时出现的热闹场面就少见了吧哈哈~而且,妹妹我收到鸟零花钱……
哥嫂二人在婚礼当天就神速飞走鸟~蜜月快乐~我亲爱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