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心情

惊蛰

8 3月

    惊蛰下了雨。
    在江南才觉得物候分明,四时有序。
    正是春天的第一场花事。
    腊梅将要凋谢,梅花正在开放。
    梅花还是白色和朱砂红的好看,做成盆景好看,折枝清供好看;湖边满园一树树艳粉色的梅花,不及桃花轻薄娇艳,又不及樱花袅娜风流,看起来傻乖傻乖的,只有香气还是好的。
    其实我就是喜欢花梗长的花~
    山间林下,是稀稀落落的报春,二月兰,婆婆纳,荠菜。迎春瀑布一样的从岸边垂进河里。茶梅在雨里落了一地。结香还是初识,开着一簇簇金黄的花,像枝上缀满了蜂巢。
    美术馆展达利,博物馆展三星堆,桃花坞里有民间艺人在苦等着收徒。
    话说那三星堆的青铜纵目面具,以恶趣味的眼光看,实在像带着氪金狗眼的地精占领地球……
    二月二,吃青团和撑腰糕。实际上还吃种种面,种种点心,种种菜,也少不了生煎和豆花。
    实在是甜。甜蜜蜜的。慢慢也就习惯了。
    我心里有一条理想线路。
    烟花三月,下扬州,继而南京,无锡,苏州,由苏州坐船,走京杭运河,到杭州,(夕发朝至,票价160),由杭州至临安,走徽杭古道(一到三天,全程25千米,有宿营点),到绩溪,然后黄山,景德镇,婺源,衢州。
    只是有时候,脚比头走的快。计划不仅赶不上变化,也常常赶不上心情。与行动力强伴生的,是无计划与不周密。
    兴之所至的时候,常常以人生苦短来轻轻带过,而当人生真的有苦短的可能时,却开始反省自己。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
    雨里的梅花,当着我的面儿,从虎丘塔边,落满了剑池。

掉毛

17 1月

首先感谢所有在帝都被我蹭过饭的童鞋们,我不会忘记寒风中的那些……酒……和……八……卦……
我终于回家了,穿羽绒服了,再也不用拖着鼻涕满街溜达了……
家中妹子们甚好,猫也好,花也好。去年吃饭从人家饭馆揪的一小枝绿萝,已经长成了一盆。菜场新鲜草莓已经上市,婴儿拳头大,我自己能吃一篓……
但是,目前困扰我的是掉毛问题,一开始,我觉得只不过是秋季换毛,但是直到回家,还没换完,又不见长新的,只好定义为掉毛。
董小花也在掉毛,但是这只是暖气带来的换毛延长现象,每天一人一猫相对而坐,各自梳理,各自凌乱……
啊,不知道春天来了之后,我能不能有小花的长毛功能……据科学解释,以及各种大妈姑娘妹子的现身说法,我应该作息良好,无烟少酒,情绪稳定,热爱人类,药补食疗……一句话,我要是不成为大好青年,我就没法不掉毛……
不过上述条款,除了食补之外,我脚着我是不可能做到了……
但是……用豆浆机磨一堆乱七八糟糊,为什么就不如超市磨的好吃呢?是颗粒大小的问题么?
好在我们还有万能的天涯……
涯叔说:要有方子。于是,就有了方子。
胱氨酸+鱼肝油+维B……这是神马组合?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情,我开始吃了哟~~ 究竟后话如何,且听一个月之后再来分解……

发型

6 1月

所有剪过短发又试图留长的人,多半都会遇到我目前的苦恼:半长不短。
本来,夏初的时候,长了,然后因为太乱……就去理发……又短了……
本来,秋初的时候,长了,然后因为太乱……就去理发……又短了……
本来,前些天,长了,然后因为太乱……就去理发……又短了……
……每天默念再长一点吧,试图食补,隔段时间就想量一下,四处搜索怎么才能让头发长的快一点……这就是我目前在做的。
但是又只能默默等待……摔!
我周六就要到帝都了啊……我还没有思考好怎么捧着这半长不短的发型去蹭饭啊……
是梳成鹌鹑尾巴,还是风中凌乱,还是买个假发呢呢呢……真是艰难的选择啊……
基本上就是教授这个发型……


可是我又不会魔法!
这世界对麻瓜真是不公平啊!摔!

别了2010

31 12月

2010年就要过去了,时光呼啸着向前,又挺过了一年,我这样想。

这一年的旅行,停止在秋天,我的海岸线,只走了一半。

秋天过后,我用了很久才重建好自己。

当奶奶离开,而我在千里之外的时候,一瞬间,我觉得我的人生是一个错误。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中,我从未这样觉得,我一直坚硬而冰冷的向前走着,为自己的坚硬和冰冷而自豪。

现在,我碎了。
重建比什么都要痛苦与残忍,满目废墟而无从着手。感谢在这段时间温暖着我的人们。谢谢宋。

用碎片重新粘好的我,成了一个脆弱的,布满裂隙的人。
风可以从我胸口穿过。似乎光也可以。

就在刚才,我终于通过了F的好友请求。我欠他一个道歉。让该过去的都在新年到来之前过去。

我差不多可以和过去的那个傻X的自己和解了,我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这个傻X的世界和解。

带着重重补丁的我,似乎也没有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就像这个世界一样。

我仍然会想念2010,就像我想念2009,2008,2007,2006……一样,并且会梦见时间停止在某些点。

然而新的一年,还是要走下去,不管怎样,还是要挺住。

2Q11,你好。

最近

28 11月

1.饭否回来了,就像小黑说的那样,别的地儿是明星跟群众,饭否才是朋友跟朋友。
2.神秘视线7一周目,隐藏关卡过了之后,放完制作人员表(上次他们就把线索藏这了),打出一行字:“Egnulp eht knis”,还有一行五线谱,貌似是745?
3.还不明白是彩蛋线索还是什么地方的语言……不知道神马意思啊,我真的懒得玩二周目了
4.我觉得自己正在跟秋天一起缩水
5.最近改用了橄榄油,又去超市磨了一堆杂粮粉喝
6.觉得似乎有缓解
7.南方的秋天仿佛是无穷无尽的鲜词丽句
8.看了猫头鹰王国和新的哈利波特
9.卖点是毛乎乎和美好回忆啊

不能辜负夏天啊

10 7月

到厦门已经快一周了。
穿人字拖爬鼓山时脚趾上磨破的地方渐渐愈合了,就像任何一种伤口都有可能在这夏日的海风里治愈。
到处都是寻觅着什么的人群。
我晒的很黑,被蚊子咬了很多包,继续和人们相遇着,看了日出,反反复复地吃猪肉脯喝马拉桑。
在客栈里炖鱼做番茄炒蛋,搬两箱啤酒去海滩游泳,每日定额三个冰激凌,喝苦艾酒和野格酒。
看夜钓的人拉起银光闪闪的鱼,灯火浮在海面上。
天台上的星光浮在云里。

一期一会

18 6月

    晚上买了烧烤,走到猫哥俩的领地,唤了唤,只有哥哥在。抱起来放在腿上,毛色油亮,沉甸甸的,难以想象他小时候的样子了。
  
 天色是阴的,有点闷。
    下午跟纯子去晃。纯子姓陆,按昨晚吃火锅时候某位阿牛同学的话来说,该叫小鹿纯子,于是就写成纯子。
  

 其实是个大夫,颇有冯唐笔下流氓大夫的神韵,少习武,后来想当导演,然后干过金融,现在是个中医。二十几岁的人总往四十几岁里捯饬,为的是有个派头能吓唬病人。
  
 过某古镇的时候,纯子决定带我参观附近最大的红灯区,据说他那辆破摩托是那里一个头目送的,为了感谢他治好了XX病。这话真假难辨,不过那红灯区却被整顿了,纯子顿时显得非常遗憾。
  
 说起来,纯子也算是我的房东,因为我现在借住在大妞这。之前租的房子因为房东有亲戚要用,就收回了。我又打算继续南下,就没有另找,于是大妞就收留我几
天。
    结果这临行的一周,反而成了在三个月里最热闹的时光。
    花坛里栀子花开的繁盛,我每晚去偷来插在杯子里。
  
 栀子的气味很肥,即使火锅翻滚着,也掩不住那种甜腻。
    这一周的每一天基本是这样过的,喝茶,做饭,喝酒,喝茶,做饭,喝酒。
  
 我已经许久不做饭,所幸姑娘们还给面子。
    我也记得大妞唱过的歌,丁丁弹过的琴。
  
 茶和酒都是纯子的,茶道里有句话叫一期一会,酒也是一样。那些无法复制的瞬间和心情,值得每次相遇都珍而重之。
    明天去和太仓的姑娘喝酒。
  
 就这样,夏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