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新年

别了2010

31 12月

2010年就要过去了,时光呼啸着向前,又挺过了一年,我这样想。

这一年的旅行,停止在秋天,我的海岸线,只走了一半。

秋天过后,我用了很久才重建好自己。

当奶奶离开,而我在千里之外的时候,一瞬间,我觉得我的人生是一个错误。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中,我从未这样觉得,我一直坚硬而冰冷的向前走着,为自己的坚硬和冰冷而自豪。

现在,我碎了。
重建比什么都要痛苦与残忍,满目废墟而无从着手。感谢在这段时间温暖着我的人们。谢谢宋。

用碎片重新粘好的我,成了一个脆弱的,布满裂隙的人。
风可以从我胸口穿过。似乎光也可以。

就在刚才,我终于通过了F的好友请求。我欠他一个道歉。让该过去的都在新年到来之前过去。

我差不多可以和过去的那个傻X的自己和解了,我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和这个傻X的世界和解。

带着重重补丁的我,似乎也没有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就像这个世界一样。

我仍然会想念2010,就像我想念2009,2008,2007,2006……一样,并且会梦见时间停止在某些点。

然而新的一年,还是要走下去,不管怎样,还是要挺住。

2Q11,你好。

别了2009

31 12月

1.2009年的最后一个月面目模糊
2.苏回来了,又走了
3.有朋友恋爱了,有朋友失恋了
4.宋还在远处
5.我吃了一些饭喝了一些酒做了一些决定
6.永远混不吝地站在鸡蛋这一边
7.因为我们都有不可避免成为鸡蛋的时刻
8.继续鼓舞,赞美和拥抱
9.继续给别人带来错觉
10.这是看起来沉默,实际上无比喧闹的一年
11.不管是怎样的年份,葡萄还是会收获。
12.别了,2009。

新年聚会

4 1月

    新年聚会的主题是书信时光,副主题是自力更生烹饪秀。
    我做了黄闷鸡,味道有点淡,还做了家常豆腐,小梁大夫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了很多刚炸出锅的金黄的豆腐,我强烈谴责她~
    姗姗童鞋做了香菇酿肉丸,还有焦溜肉片。
    小泽姑娘做了很多家常菜~真是贤惠~
    男生们负责收拾残局和刷碗……

    席间大家无非又是指点江山,激扬八卦,闹到三点多,大家静下来,开始读信。
    各人捡了自己当初写给别人的信来看,看得都哈哈大笑,继而无比伤感。
    小梁大夫说,啊呀,我怎么写了这么煽情的排比句啊。
    我说,我为什么会在信封上画画啊……
    姗姗说,“请老高不要再在学校留言板上写那么恶心的话了”……他当时到底写了什么?
    老高说,我也不记得了,好像是什么解剖?

    小泽拿了旧照片来看,我们一个一个地数着人名,很多人,我忘了名字。
    为无关紧要的事情烦恼着,为无关紧要的人烦恼着,陷入现在看来简直不值一提的小情绪中,认真而坦诚地,向朋友们描述着这样那样的琐事。
    
09年,我们就认识十年了,或者更长,十五年,二十年。

    一时客厅里静下来。

    有一种说法,当众人突然停止喧闹,奇怪地安静片刻的时候,是地狱里有人在下油锅,或者天空有灵魂飞过。
    我相信那时,下油锅煎熬的,是不再那么透明澄澈的心情,飞过的,是我们的青春。

    晚上小宋从另一个聚会过来,小泽姑娘回家吃饭。
    我们吃清汤火锅。锅里滚了葱姜,盐,番茄。鱼丸,火腿和毛肚百叶都扔下去。各人自己调了麻酱腐乳和辣椒,又撒上香菜碎。然后又煮绿豆杂面吃。

    晚上回家,空气里有雾的味道。

新年的草莓

31 12月

冬天的第一茬草莓真是绝世的甜美。
2006对我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一年。
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在浮躁过后我开始认真地审视自己,开始从更多的角度去看待别人。
能够更好的与人交流,是一个进步。
虽然我依然恐惧人群而宁愿坐在图书馆。
但是改变还是发生了。
改变需要勇气。
能够结识你们,我很幸运。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