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春天

居然又找到笔了……

7 4月

我还以为丢了

Advertisements

花收到了

6 4月

临近中午的时候,茶花和种藕都送到了。
装在狭长的三棱柱形的箱子里,像是等待启封的春天。
茶花是半人高的小灌木,根上的土球用保鲜膜紧紧缠着,叶子还是油亮浓绿的,枝上正抽着芽。
种藕被泥封好,也裹在保鲜膜里,平静的。
赶紧拿了准备好的花盆和土,把茶花种下,浇透了水,让它在阴凉处缓一缓奔波之苦。
又把种藕泡在小玻璃缸里。
下午拿火花的一块种藕送去给珊珊,她找了一个巨大的瓷海碗种上。
然后她去车站坐车,我慢慢走回家。
清明过了,天空仿佛低下来,更亲近着。
滨河公园的桃花开的轻烟一样。
迎春已经添了叶子,玉兰有颓势,樱花和海棠极盛。
沿着河绕到菜市场,菠菜和莴笋正是季节,一捆一排的都那么水灵。
傍晚卖牛奶的人正在吹他的哨子。
回家收晒出来的被子,被面是酒红色缎子上面织金色牡丹葡萄纹,仿佛是奶奶还是姥姥送的。
晚饭煮了粥。

开花了

14 3月

眼看就是春分了。
一日,看见阳台上大蓬的鸳鸯茉莉开了满满的花,白的紫的,且开且落,且落且开。
长寿花和仙客来的劲头还没有下去,虎刺梅也是依然顶着艳红的花。
吊兰和枸杞抽了嫩芽,为了不让董小花祸害,我在周围排了一圈仙人球,当然偶尔也刺到我自己。
一日从滨河公园过,看见迎春爆出点点金黄,泡桐的骨朵也挂上了枝头,最妙的是大株的腊梅还在开放,我趁着夜色,不厚道地偷了一小枝。
夜色里人们在跳舞,老大妈们穿着舞裙,旋转起来像开了喇叭花,老人家真是欢乐。
风里传来一板一眼的京剧和贫嘴的快板,这是在珍贵的人间。

惊蛰

6 3月

看到迎春花开了几枝,路边有人在卖一盆一盆的碧桃,粉白错杂,好鲜艳。果然是春天了呢~

我买了一个很大的背包……还忽悠小丹也买了一个……
更恐怖的是:我去买了一件湖蓝色的外套,左肩上还是闪闪发亮的!闪闪发亮的!
(世界气象组织在2005年的研究表明,女人从来就不是理智的生物)
我很惆怅……
我想象vivi同学看到我顶着绵羊头,穿着貌似靠谱的咖啡色风衣,背着一个巨大的包,然后我潇洒的扯开风衣……露出左肩上闪闪发亮的湖蓝色外套!——这就是传说中的闷骚么~
要是改买艳粉色外套戏剧效果更强烈吧~
vivi同学也会很惆怅么……

然后我就去口碑甚好的周帅哥那里剪头发~
我发现,理发师的笑话永远都是那么几个。
当然,如果你不介意听,他们也会给你讲学手艺的传奇经历,自己泡过多少女朋友,或者将来开店的装修细节;如果你不介意回答,你也可以和他们聊自己的求学之路,情感历程以及远大抱负。
但是……大部分人这时候都会讲笑话。
“你的头发好多哦,现在头轻了好多吧,走路可要留神啊!”伴随着哈哈大笑~
“头发这么多我是不是应该找你多收钱啊”伴随着哈哈大笑~
“我就喜欢头发长得快的,方便我们挣钱啊”伴随着哈哈大笑~
……头发多以及长得快是我的错么……又,以上真的是笑话么……默默无语……

我今天买的最靠谱的一个东西是:长颈鹿发圈~我太喜欢了挖~我要常常戴着它~
长颈鹿发圈示意图如下:


如果你看到路上有人头上顶着几只长颈鹿走来走去,请向我露出一个春天般温暖的笑容吧~
又及,据说车票已经买到鸟~

我私人的春天

9 4月

春天一直在挑逗我。
站在樱桃沟上,看着漫山的花朵,像粉色的雾气笼罩,我突然想起虫师,光脉流动的地方,山岚是有颜色的,而眼前这云蒸霞蔚的山坡,好像明媚这两个字的注解。
跟宋开了啤酒,在风间花雨中饮尽。
我知道时光易逝韶华短,黄昏不过转眼。远处城市楼宇连绵,车流熙攘,而我听到山雀婉转。
年复一年,来看花。
看它们自顾自华丽开放。若是无人无酒,这样的盛事,会不会,也寂寞。
最好是在树下,有毯子,有淡酒,摊开书页任风翻拣。
这样的树,最好是玉兰樱花海棠丁香;
这样的毯子,最好是细密厚实巨大温暖;
这样的酒,最好是芬芳醇美清凉润喉;
这样的书,最好是画册游记散文小诗。
最好在午后睡去。
在夕阳中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