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梦

梦录

1 12月

海盗或者是什么邪恶势力入侵镇上,我和爱人拼死抵抗,他被流弹击中。
他躺在抢救室,脑电波一点一点趋向平缓。我抓住他的手,跪在他身边祈祷。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他用力握了我一下,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康复之后,我们遇到了一个人,他的头上浮着一个黄色感叹号。
这时候,意识到自己不是在真实的世界,跟NPC对话。
NPC说,这是你们最后的任务了,感恩节就要结束了。
他给出了三个选项:留在这里;失去魔法回到现实世界;结束这一切。
我们选择了第二项。
于是我们离开了霍格沃茨,过着麻瓜的普通生活。
有一天我正在做晚饭,可以望见窗外暮色中淡淡山岚。
吃晚饭的时候,对家人说,去旅行吧。
于是开始了单车旅行。
山中秋色颇美,河流清澈,我们在山路上骑得飞快。
觉得战事如同前生,尘世颇多欢喜。

然后醒了……
此梦综合了OP 盗梦空间 生化危机 哈利波特等等……以及煮妇生活……以及曾经去过的山。

真是一个集大成的梦啊~撒花

遇见一头熊

6 9月

    昨天的梦里。为毛我梦的都这么完整啊,我也想意识流地梦一下啊。记梦如下。

  
 大约是在屠城吧,我想,就像是斯坦索姆在火光里的样子,深夜的天空被映亮成猩红色。我随着难民的人流拼命向森林奔跑。夜深了,不断有人倒下,由于伤口或者疲惫。在背后的火光里,现出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身影,“缝合怪!”“亡灵!”我身边的人纷纷这样叫喊着,而我们,已经跑不动了。
    黑影奔到了我们身边,是一头熊。

    熊默默地驮起伤员,和大家走了一段。然后对我说:“有没有见到园长?我在寻找他。”
    “动物园的园长么?”我小心翼翼地问。“嗯,60岁左右,白色长胡须,武器是单手锤和盾牌。”熊回答我。
    “抱歉,没有见到。”身边的人也纷纷摇头。
    熊沉默了。

    难民们穿过一片林地,终于在前方看到了来支援的军队,男人们被分发了武器又返回前线,妇女和儿童继续向着后方转移。
    我对熊说:“园长不会有事的。”“嗯。”熊拥抱了我。
    “如果战争结束了,你想干什么?”我问熊,熊肚子上的毛很温暖。
    “园长曾经说过,在外域的沙塔斯,有一个暗月马戏团,我想到那里去表演。你呢?”
    “我想去逆风小径,听说那里可以学习法术。”
    就是这样,我和熊在战火里告别了。我向着南方走去。熊默默地披上盔甲,拉起辎重,向着火光走回去。

    后来,我成为一个法师。被派驻守黑暗之门多年之后,战事终于稳定,而我也有了难得的假期。通讯员递给我一张暗月马戏团的招待券。多年前的那头熊,突然出现在我心里。
    我会在沙塔斯遇见熊么?园长还好么?

    然后我醒了。

    关于此梦的评论如下:
    “斯坦索姆还有动物园呢?下次刷得注意一下啊。”
    “暗月软文!”
    “你yy的对象已经出现兽类了,自重。”

    好吧关于我和熊,如图。

古典低俗

4 9月

    我曾经使用“低俗代言人”这个签名,是因为有小盆友非常认真地问我为什么会趣味那么低俗,哦,小盆友,我给你们造成困扰了么?恶趣味的妙处,是要用心体验的啊。
    自从一个朋友高调出柜以来,我就开始逐渐把幻想从AV改成GV,并且请她让我参观贵圈。据说贵圈很乱,我很向往。我还想把小宋童鞋带入贵圈参观,我猜他这种类型应该还挺受欢迎的……
    啊我不是想说这个来着,我是想说今天我做了一个非常低俗的梦。
    
   
一开始就是《花为媒》里“洞房”选段,张五可姑娘正兀自唱:“……从上下仔细打量这位闺阁女流……”,接下来也还是夸李月娥头发怎么那么黑梳妆怎么那么
秀,然后唱到这段末尾“世界上这样的女子真是少有,这才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没完!她又加了一句念白(为毛会有念白,为毛会有念白!),“就是我这
样的女儿家心里也……”然后张五可一伸手就把李月娥搂在了怀里……
    镜头这时候转向了花堂,王俊卿和贾俊英正在招待宾客喝酒……看起来是高了~
    镜头又转向洞房,红烛高照,如果写出来我的blog会被封掉吧……所以此处省略一万字。
    以上除了H之外,还不是很雷,很雷的是接下来……
    接下来张李二位姑娘频繁借女红之名幽会(这是在借鉴金莲姐姐的事迹么?)此处省略一万字。
    然后她们俩还一同出去踏青,撑着伞游野外(这是在借鉴白娘娘姐姐的事迹么),此处省略一万字。
    最后她俩心意已决,打算一起殉情(这是在借鉴英台姐姐的事迹么?)殉情之前,此处省略一万字。
    (我只记得我在梦里赞叹了一句:原来五可姑娘口味也这么重啊……)
    殉情之后俩人双双化成飞沫形态(这一定是人鱼姐姐的事迹!),眼见大地上一片春色,烟树凄迷,芳草连绵,这里有一段唱(为毛会有唱!为毛会有唱!)
    这里就是最恶趣味的部分了!
    我在凌晨四点睡梦中爬起来,开电脑,开备忘记事本,把她们唱的那句话打了进去,然后关记事本,关电脑,继续躺下睡。我为什么不能找个纸笔写啊,为什么还要开电脑啊啊啊!
    等我又睡下的时候,她俩居然还在飞沫形态,居然还没搞完!飞沫了都还搞毛搞啊!!!
   
    然后当我最后醒过来的时候,刷牙洗脸吃饭开电脑,发现我的备忘录上多了一条:“9.4凌晨梦记录”
    为毛我还能在半清醒的状态下写备忘啊啊啊啊,我潜意识里是个无比严谨的人mody mody?
    我战战兢兢地打开记事本,生怕我写得是香蕉大皮也大之类的梦中箴言……
    结果比那还糟……
    我写的是:你见这倾城碧色,皆是我俩绿裳。
    这是毛啊?这是毛啊?根本想不起来这是什么意思了……

    我拿着我这个梦去问别人,试图从佛洛伊德或者随便什么方面来解释一下,结果被说:这么直白而低俗的梦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为了安慰我,姑娘最后还加了一句:不过你低俗的很古典……

一梦

6 1月

梦见花朵,梦见认真地画着素描。

我的梦,来来去去也就是那么个地方,我怀疑我上辈子也就在那里活过。

街道,山峦,天空,麦田,什么角落长着什么样子的花,大片湖水,天气依心情不定,晴时潋滟万里,阴雨时愁云惨淡。

有时候,进入梦里,会有很踏实的感觉,仿佛长出了一口气,说,哈,太好了,梦见的还是这里。事实上也极少梦见别处。 

格子脸的梦

2 8月

 我看书的时候……趴在床上睡着了(不要问我是哪本书……)。然后,我做了一个非常长,非常肥皂剧的梦。
这个梦的开始,是一个小男孩走在路上,然后,从马路的对面走过来一条鳄鱼。——啊,不打字的话我还真不知道鳄鱼的鳄字原来是这么写的——那我在图上写的错别字是什么字?
呃……然后那条鳄鱼就张开大嘴,咬住了小男孩的鞋,把小男孩的一只鞋咬在嘴里跑掉了。
然后这个小男孩为了追回自己的鞋子,就跑去改变了自己的基因和容貌(真科幻),毅然混进了——夜总会(为什么是夜总会)
话说夜总会的生活,真是风光旖旎啊(此处略去5万字)。
然后终于有一天,事件发生了!
两个黑帮来到夜总会火拼!小男孩镇静地看着这两拨坏人,企图从他们中间发现鳄鱼的痕迹。
两个有着血海深仇黑帮照例对骂一番之后就开始火拼。(对骂什么时候成了惯例……)
嗯,我在梦里还非常认真地跟自己说,不能再这么梦下去了,这个梦太不靠谱了啊……然后画面一转,就变成了一片开满鲜花的美丽田野……(换梦就跟电视换台一样简单么……)
鲜花田野的画面停留了几秒钟之后,我突然很想知道那个小男孩后来怎么样了,居然就把梦换回去了……
那时候,小男孩正在缓缓撕下脸皮,对着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说,我要代表大象消灭你!(为什么是大象……)
然后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就变成了鳄鱼,从自己的嘴里把小男孩的鞋掏出来还给了他。这时候我在想,真好,是个不错的结局。
然后,梦里的画面变小了……变成了电视屏幕……我果然是在梦里看电视啊……
这时候,我就被姗姗同学的电话吵醒了,并且发现,由于趴着睡在凉席上,我成功地变成了格子脸。

下雨了挖

23 5月

我情绪不好,写出来的字一点都不轻松活泼。
同时赶很多稿子就好像做恶梦。但是确实又是很需要一笔钱,所以无奈地挣扎着。
我看上了一个wacom的绘画板……(小宋同学旁白:稿费难道不是应该用来做更重要的事情么……)
好想买来画画(小宋同学旁白:业余水平的人难道不是用手写板之类就可以应付了么……)

然后我就做了恶梦。
高中时候的教室。潮湿的夏日。
墙刷的惨白,头顶的吊扇发出哭泣般的吱吱呀呀的声音。
在上作文课。
我们当年有很多时候,作文是同学之间互相评分的,随后再由老师总结。

似乎是一个女孩子(穿着圆领的粉色的上衣),给我评了不及格。
被评不及格的作文是要在原文后面分析并重写的。
而我何等心高气傲,径直一字不落地重新抄了一遍。
这丝毫没有差别的第二篇落在了KURT手里,他打了一个满分,对老师说,墨刚才没写题目。
随后老师看了,定为范文,还一再强调,时间很短我没看第一篇。
纵然是这样的掩饰,也无法让那个女孩不窘迫。

画面就在那个女孩的神情上停住了,过了许久,时间突然变成了另一天。

是我和F坐在前后桌。
那时候,他大概是已经说过喜欢我了。
居然又是作文课。
我写了很差的文章。然后落到了F手里。
他说,写的一点也不好。
我说,嗯。
他说,我要送给老师看。
我说,你这是干什么。
他说,我倒是要看看,老师是真的有鉴赏能力还是只是偏爱你。
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于是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角。
然而他终于挣脱,大步走上讲台,对老师说,这个看不懂。

梦就在这里停住了。我醒过来。外面在下雨。

我想起梦里的事情,那是真的。
情节和语言都没有差错。
那是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后面的事情是,那个女孩仍然和我是点头之交,却对KURT颇有微词。
而我在那堂作文课上,也同样窘迫地站起来,听着老师慢慢把那么差的文章念完。
老师自然是有鉴赏能力的。
我存在心中的疑问,为什么要让我难堪,也终于随着恋爱渐渐消失。

却是在这样的雨天,第一次梦到了这般旧事。
愚笨如我,竟然是在这么多年之后,才领悟,那个人数众多,所谓相亲相爱的班级,底下依然暗流汹涌。
又明白,有些伤害,终是不会忘却。
又想起,那时候的自己。
那样努力的,天真的,看到了草蛇灰线的伏笔,依然勇往直前。

————————————现实主义分割线————————————

追赶潮流地给自己的blog加上了“linebuzz”,很好玩,可以满足大家的批阅欲望,具体使用方法就是用鼠标选中某一段文字,然后会跳出来一个小框,点加注,就可以针对这些文字发表意见了。
不需要注册之类,看到哪一段文字下面有小圆点,那就是说明这一段有评注了。。
但是,似乎也不能阻止大家的恶搞。。
你也可以给你自己的blog增加“linebuzz”功能,网址是:http://linebuzz.com/

孤岛

28 12月

据我国地震台网测定,北京时间12月26日20时26分和34分,在南海海域发生7.2、6.7级地震。
受强烈地震影响,中美海缆、亚太1 号、亚太2号海缆、FLAG海缆、亚欧海缆、FNAL海缆等多条国际海底通信光缆发生中断,中断点在台湾以南15公里的海域,造成附近国家和地区的国际和地区性通信受到严重影响。

当习惯的网站和服务突然消失,恍惚觉得置身孤岛。
原来我是依赖互联网的。

做梦,梦见迷路了,挨个看公车站牌,不知道要坐哪一个。奇怪的是,我在梦里回忆起,我曾经做过这个梦,我还记得,上一次做这个梦的时候是给宋打电话,于是在这个梦里我如法炮制。当电话接通的那一刹那,我如释重负的醒了。
原来我是依赖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