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植物

我们村·植物

25 8月

最多的就是九重葛了,艳粉色的也有,白色的也有,长在门口墙脚山边和各种各样的地方。
扶桑也很多,有大红色和黄色的。
夹竹桃是作为行道树
出现的,有粉色和白色。
有几小丛五色梅,还有几丛茉莉。
七里香已经开败了,夜香树还是开着,这两种只要折一小枝养在水里,立刻觉得屋子里
甜得发腻。
散步的山边开着黄蝉,海边开着月见草。
龙眼似乎熟了。
认不出来的当然更多。
比如路中间一种紫色的花。
比如山上一些白色的花。
看见美丽的东西而不知道名字是一件
很伤感的事。
这种时候我总是能理解那些立志成为博物学家的人。
所以理想的旅行小队是植物爱好者+地质爱好者+天文爱好者+建筑爱好者+一
个吃货啊。
否则即使有谷哥和度娘,也仿佛对这个世界失礼了一样。
嗯,我可以负责吃货的角色。

Advertisements

天又阴了

12 12月

小白最近添了个爱好,发短信的时候加上“爷”字,比如“爷最近可好”什么的,弄得我特别想给她加到我后宫里~

一阴天我和小白就不谋而合地躲被窝里看电影。
今天看了《植物园》。
粗糙,真是粗糙。可惜了有味道的景色和李小冉的美貌。
景色更像东南亚一带,雾气缭绕山水笼烟,寺院很美。

les的故事。
唐山大地震的混血孤儿李明到植物园实习,爱上了古怪植物学家的女儿安安。
说爱情。
看到安安的哥哥向李明求爱,得意洋洋亮出自己肱二头肌的时候,我忍不住笑出了声,笨拙。
再回头看看李明和安安在一起的画面,女人之间的微笑和体贴,美感。
女人和女人之间的爱情,也许更符合女性心中的理想爱情,千回百转,细腻温暖,柔韧久长。
这些,是以男性的宏大和粗砺做不到的。

要是那混血女的眼神不那么生硬,要是那植物学家前后反差不那么大,要是导演不企图塞进那么多“中国元素”~也许会好一些~也许……

还有,作为一个立志从事植物学的好青年,我要严肃地指出:那植物学家——“沈摸素质啊……”
他老人家拿着熏香跟一棵长寿花说:舒服么~李时珍当年就是这么对待你们的——
鬼才信呐~李时珍老爷爷那时候,长寿花还在马达加斯加岛上跟狐猴一起舒服呢……
就算这个比较冷僻,那牡丹,种江南还怕烂根呢,怎么能往那全年湿乎乎的地方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