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涂鸦

帽衫的感情表达

26 9月

前日购入秋季帽衫,小宋童鞋很不理解。
……其实我自己也很不理解……
因为我买了一件草绿色带耳朵的帽衫……衬里还画满了小猫……
不是明明有很正经的开衫和长T么……不是明明有更正经的深蓝色白色和咖啡色么……不是明明有不带耳朵的么……
在已经开始被尊称为御姐的年纪,买这种衣服就连我娘也不会理解啊……
然而,购物冲动是能够被理解的事么?谁不曾对那些明知道可能不会用的上的东西产生“可是真的很想买”的欲望呢……
扯回帽衫,我大部分的风衣和外套都是有帽子的……
帽子,真的很方便进行情感表达啊……如图……

不可强求……

11 9月

首先,我步小宋的后尘感冒了……
然后,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起因,如图……

然后……

于是……

结果……

……

遇见一头熊

6 9月

    昨天的梦里。为毛我梦的都这么完整啊,我也想意识流地梦一下啊。记梦如下。

  
 大约是在屠城吧,我想,就像是斯坦索姆在火光里的样子,深夜的天空被映亮成猩红色。我随着难民的人流拼命向森林奔跑。夜深了,不断有人倒下,由于伤口或者疲惫。在背后的火光里,现出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身影,“缝合怪!”“亡灵!”我身边的人纷纷这样叫喊着,而我们,已经跑不动了。
    黑影奔到了我们身边,是一头熊。

    熊默默地驮起伤员,和大家走了一段。然后对我说:“有没有见到园长?我在寻找他。”
    “动物园的园长么?”我小心翼翼地问。“嗯,60岁左右,白色长胡须,武器是单手锤和盾牌。”熊回答我。
    “抱歉,没有见到。”身边的人也纷纷摇头。
    熊沉默了。

    难民们穿过一片林地,终于在前方看到了来支援的军队,男人们被分发了武器又返回前线,妇女和儿童继续向着后方转移。
    我对熊说:“园长不会有事的。”“嗯。”熊拥抱了我。
    “如果战争结束了,你想干什么?”我问熊,熊肚子上的毛很温暖。
    “园长曾经说过,在外域的沙塔斯,有一个暗月马戏团,我想到那里去表演。你呢?”
    “我想去逆风小径,听说那里可以学习法术。”
    就是这样,我和熊在战火里告别了。我向着南方走去。熊默默地披上盔甲,拉起辎重,向着火光走回去。

    后来,我成为一个法师。被派驻守黑暗之门多年之后,战事终于稳定,而我也有了难得的假期。通讯员递给我一张暗月马戏团的招待券。多年前的那头熊,突然出现在我心里。
    我会在沙塔斯遇见熊么?园长还好么?

    然后我醒了。

    关于此梦的评论如下:
    “斯坦索姆还有动物园呢?下次刷得注意一下啊。”
    “暗月软文!”
    “你yy的对象已经出现兽类了,自重。”

    好吧关于我和熊,如图。

坐姿很重要

3 9月

最近有人教导我练习瑜伽的正确方法:开热水器—涂好面膜—练习瑜珈一到两小时—洗澡。
统筹规划果然是一门科学啊!

猫也总得有个什么癖

27 8月

姑娘们都爱鞋子,董小花也不例外。
皮革闪闪亮,珠花哗哗响,鞋带软绵绵,这些都比不上夏天里一双人字拖啊人字拖。
我要坦诚地说,爱人字拖可以,不咬它行么……也别把它藏到床下可以吗小花老师……
如图。

七夕该干点什么呢~

25 8月

嗯,都要快乐啊。
特别是最近脱离单身的那个谁。如图挖啊啊~

21 8月

也还是会疲倦
偶尔也想ende
累了的人
像风暴来临之前
被忘在绳子上的衣服
而第一些雨点
已经落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