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渐行渐远

我们村·漫长的告别

17 11月

    于我而言,告别是一种心理建设,就像两年已经过去了,仍然不敢说已经告别了怒江和中甸。
    离开我们村已经一个月了,走之前,村子正在大兴土木,老房子在拆除翻修加盖,新店和新客栈仍然不断地冒出来。
    村口的路也在翻修,对面的海上圣妈宫正在过节。戏台对面是捂着脸的神像,香烟缭绕中,不忍看这人间。边上是“漂客合茔”,给那些被海带来的陌生人。
    汤涧殿,保生大帝庙,圣妈宫,是这一路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宗教场所,都是有血有肉的故事。
    走之前继续被带着吃“最好吃的大排档”。
    每人心中都有一个“最好吃的大排档”吧……小巷里二层露天的炭火海鲜,大学附近的花蛤汤,需要拿号排队的小酒馆,“绝对不可以告诉别人”的八市酱油水,二市没有名字只在门口贴一张纸条的大排档……
    其实每个都很好吃,但基本是没人带就找不到的路边摊。
    就像在悦的带领下,走进仅容一人侧身的入口,眼前豁然开朗,数十个聚在一起的小店,油锅作响,食客朵颐,总觉得是食物版的对角巷。
    这也是我爱此地的原因之一。十几年,几十年的店,还在那儿,还那样。可以说是没有经营意识不求发展,也可以说是淡定。好烹饪当然是艺术,无法批量复制的微妙才是最动人的部分。
    在明总那吃了最后的午饭,他生日那天小空拍的照片仍然放在客厅的电视上。一起吃饭的人基本都离开了。流水的游客铁打的我们村。当然,也有又回来的。
    像个栖息地,许多人住过了,离开了,又再回来,开个店,开个客栈,筑个自己的巢。
    所以我总觉得没有告别。
    吃冰激凌的时候还是会下意识的比较,已经记住了一点食谱,已经记住了一些花朵,还是在聊天和发短信,还在用着我们村这样的称呼。
    海还留在错觉里。

鲤城

21 6月

1.泉州人民好善良啊,从机场被一个小姑娘和一个大叔捡到了市区。
2.道路两旁是开着亮橙红花朵的刺桐,淡紫色的紫荆,黄色花朵的黄花槐。
3.
天气意外的晴朗,天蓝的很邪性,居然没有想象中的热。
4.肉粽好好吃!比嘉兴的还好吃……
5.坐长途车到小岞去,看惠安女顶着金黄的斗笠。
6.工地上是女人,田地里也是女人,挑担子的是女人,坐在砖房门口剖牡蛎的也是女人。
7.我一时忍不住买了一条花巾……戴上很像偷土
豆的嘛……后来发现刘海才是决定性因素~
8.开元寺里,几百年的榕树垂下长长的气根,东西两塔立在刺桐的红花里。
9.人很少,大爷大妈在古塔下打麻将,有老伯教我掷爻,燕子飞的低低的。
10.不远处就是教堂,再走走就是文庙和关帝庙,再走走就是天后宫供着妈祖。
11.小巷
子里有做指甲的小店,有名人故居,也有庞大华丽的宗祠。混乱的生活着的气息。
12.回客栈洗澡,骤雨忽至,我们坐在天井边看雨喂蚊子。
13.
雨停了,约了同屋的姑娘傍晚去听南音。

一期一会

18 6月

    晚上买了烧烤,走到猫哥俩的领地,唤了唤,只有哥哥在。抱起来放在腿上,毛色油亮,沉甸甸的,难以想象他小时候的样子了。
  
 天色是阴的,有点闷。
    下午跟纯子去晃。纯子姓陆,按昨晚吃火锅时候某位阿牛同学的话来说,该叫小鹿纯子,于是就写成纯子。
  

 其实是个大夫,颇有冯唐笔下流氓大夫的神韵,少习武,后来想当导演,然后干过金融,现在是个中医。二十几岁的人总往四十几岁里捯饬,为的是有个派头能吓唬病人。
  
 过某古镇的时候,纯子决定带我参观附近最大的红灯区,据说他那辆破摩托是那里一个头目送的,为了感谢他治好了XX病。这话真假难辨,不过那红灯区却被整顿了,纯子顿时显得非常遗憾。
  
 说起来,纯子也算是我的房东,因为我现在借住在大妞这。之前租的房子因为房东有亲戚要用,就收回了。我又打算继续南下,就没有另找,于是大妞就收留我几
天。
    结果这临行的一周,反而成了在三个月里最热闹的时光。
    花坛里栀子花开的繁盛,我每晚去偷来插在杯子里。
  
 栀子的气味很肥,即使火锅翻滚着,也掩不住那种甜腻。
    这一周的每一天基本是这样过的,喝茶,做饭,喝酒,喝茶,做饭,喝酒。
  
 我已经许久不做饭,所幸姑娘们还给面子。
    我也记得大妞唱过的歌,丁丁弹过的琴。
  
 茶和酒都是纯子的,茶道里有句话叫一期一会,酒也是一样。那些无法复制的瞬间和心情,值得每次相遇都珍而重之。
    明天去和太仓的姑娘喝酒。
  
 就这样,夏天了。

六一快乐啊大儿童们

1 6月

1.想吃冰激凌啊,棉花糖啊,巧克力啊
2.结果做了奶酪
3.就是用私房菜小组里的方子,酒酿汁:鲜奶=1:2,混合加热
4.人家说最好是烤的,或者蒸的
5.我是用微波炉低火十分钟,然后冰箱冷却
6.效果也是可以接受的啊,虽然比市售的软嫩一些
7.但是好大一碗吃的好过瘾啊~
8.前天和姑娘吃了自助烧烤
9.吃的十分努力
10.还吃了两份冰激凌
11.然后拉肚子了……
12.不许再说我有居家贤惠的光辉了啊
13.虽然今天也还是要琢磨微波炉食谱,散步,喂猫,做瑜伽……
14.可是我的心里
15.永远住着那个二逼大无畏的狂野少女啊!

记一些

14 3月
江南岸早就绿了,玉兰很肥,姑娘的腰纤瘦,我在飞机上,在快车慢船和雨中,去往随便什么地方。
作为陌生人路过熟稔之地,作为过客等待归人,到处都是烟雨,没有明月。
湖阔江长,旧魂灵从墓里招手,一只莺雀吞下爬出地面的蚯蚓,野鸭飞在雨里。
十年不见的少年,已经成为靠谱已婚男,携家带口一起吃了宵夜,所有人在鸡汤的蒸汽里久久沉默。
空山与茶园,新笋与春华,与我无关,又与我深处的什么东西相连。
菜的味道淡了,喝了很多汤,各种各样的汤,味蕾活了。
溪水边是将要凋谢的报春和正要盛开的二月兰,山茶花明艳浓烈,我想起我阳台上死去的那一株。
花应该开放在它该生长的地方。

改天见

2 3月

1.果然是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
2.不知道江南的春天是不是已经来了
3.反正,我去看看
4.所以,出发了
5.背包比上上个春天轻了许多,因为心里的恐惧少了许多
6.才收到各位的留言和豆油,最近其实也没怎么在网上
7.手机号要变的话会通知大家的,最早的那个号码一直保留着,虽然停机,但是一直保留着
8.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
9.有一条好友验证说:“好久不说一句话了,你现在好吗?”署名是那谁谁
10.还有一条写:“不要拉黑我。”署名是内谁谁谁
11.那个一,我还好吧,那个二,我已经不怎么干拉黑这种事了
12.因为自控能力变强了吧
13.……除了打战场的时候
14.那谁谁,好好照顾我的小德,必须钓鱼烹饪满……
15.扔下了一堆要写的东西,啊,我知道道歉也没有用,稿债饭偿或者稿债肉偿怎么样……
16.只是可惜小游戏不能连续更新了,有好玩的也请通知我啊,还有
17.苏苏生日快乐
18.改天见吧。

夏末记事

3 9月

董小花开始喜欢团在枕头上了。
晚上再穿裙子有点凉。
阳台上的紫花鸭跖草一个夏天就长成了瀑布。
碗莲彻底覆灭。
鸳鸯茉莉还有最后的小小的花朵。
苹果,石榴,葡萄和哈密瓜的时节到了。
还是想吃今年的新栗子和新核桃。
离家很近的中学前几天开学了,开学典礼的广播声音很大。
典礼主持人和学生代表一直在说:我们壮志凌云,要成为祖国的栋梁。
栋梁们的烦恼是:房东,恨嫁,相亲,失业,饭局,上司,猥琐男女,两地恋情,体重,绿卡,等等等等。
魔兽里大家的小号终于都过了二十级。
任务做到暮色森林的夜色镇,人类主城暴风城势力范围的边缘。
我对这片地图有深厚感情。
污染和魔法侵蚀了这里的土地,狼人,食人魔和亡灵肆无忌惮地横行。
国王远在天边,发向主城的求救信没有回音。
守夜人提着灯盏,夜色里藏尸人的礼物,巨大的精英缝合怪正沿着路向镇子冲来。
父亲成了丧尸的姑娘,拿起剑战斗到最后一刻。
钟声在镇子上空不停地回响。
没有人救得了我们的时候,我们都是M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