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猫

猫一天狗一天

10 5月

暂住的小区,院子里有一条狗,小土狗,但是长得伶俐可爱,卷尾长腿,黄毛白爪白围脖。
起初我以为是门卫室养的狗,后来我觉得不太可能。这狗见谁都一副热情诚恳摇头摆尾的样子,每天蹲在小区门口迎来送往比旁边酒店迎宾忙多了。
别的狗摇尾巴就好好的摇尾巴,这狗是摇尾巴的同时,头跟尾巴呈反方向摇,就是尾巴右摇头左摇,尾巴左摇头右摇。会散黄吧……每次我都这么担心。
后来我又觉得是小卖部养的狗,因为每次小卖部吃饭的时候它都在旁边,后来我觉得不太可能,因为我吃东西的时候它也在旁边。
一定是因为头摇的过猛把羞耻这两个字从脑海里摇走了吧……它的必杀技是卖萌,你说,当你吃牛肉干/鸡蛋饼/鸭脖子的时候,一条小黄狗默默地蹲在你身边流着口水泪汪汪的看着你……然后头尾齐摇……
于是我们就这样成了饭搭子。
它最初的活动范围只在小区里,后来每次我散步的时候它就跟出来一段距离,渐渐的,它发现了世界原来这么辽阔,从此爱上了践踏草坪,追逐各种鸟,骚扰小狗,到处撒尿,每当有人跟我说“管管你的狗”这样的话的时候,我们就很有默契的假装互不认识。
等到我走过转角,就在墙角吹口哨,然后一个摇头尾巴晃的身影就会出现在我的面前,鉴于我口哨最多只能发出嘘尿的声音,我得感谢它耳音这么好。
然后我们再一起散步,它逗狗,我招猫。

猫有很多,都很野,我没有喂熟任何一只。
我总是沿着湖边走到文物研究所,这时候狗一般已经回去了,它有它喜欢的路线。
文物研究所也有一个湖,湖上有桥,有亭台。每天下午,有一个身材颀长硬朗的老爷爷来喂猫,我也来喂,后来我就不带吃的了……因为老爷爷喂的伙食太好了。
这个小湖边,别说游客,散步的人都很少。研究所的老人们就搬个桌子出来,喝茶,清谈。
在这些老人的身边,我非常有安全感。他们不问你是谁,从哪来,干什么,好像我一直就坐在他们身边晒太阳一样。
他们谈湖里该种荷花了。
吃饱了的猫躺在我们不远的地方。
里面有一只非常好看的四蹄踏雪的猫,看起来才几个月大,有一天它离我非常近,我把伞挂在桥栏上,试图去摸它,结果伞掉下来,吓跑了猫,伞也掉进了湖里。
不知道夏天这把伞会在哪朵荷花下面了。

有一天我去西塘,等公交,院狗蹲在车站送我。我上了车,它突然跟着车跑了几步。我鼻子一酸,想到我早晚也是要离开的。
又一天,我在楼下吹口哨喊它,然后它跑了过来,我照例带它出门,身后一群小盆友追上来喊:“阿姨你不要带汪汪出小区门,我们怕它迷路!”
虽然我知道它从来也没迷过路,但是有些担心,突然就烟消云散了。

散步

1 6月

    我们管桃花季节出生的小猫叫桃花猫。
  
 对面单元一楼养的母猫,偷偷生了一窝桃花猫,两只。母猫是三花,公猫疑似是常来溜达的一只黄花狸。
  
 两只小猫都是漂亮的灰黑狸花,看起来是兄弟俩。我管个头大一点的那只叫哥哥,小一点的叫弟弟。长得飞快,俩仨星期前才比巴掌大不了多少,最近感觉大了一倍。
  
 作为“兜兜里有猫粮”怪阿姨,我从一个月前就一直孜孜不倦地勾搭兄弟俩。但是两只被母猫管教的很好,一副“欢迎投喂禁止触摸”的嘴脸。
  
 哥哥的毛色深一些,眼睛更大,不急不慢的样子。喊他,从来都是正步走过来,非常有范儿。弟弟是个赖皮鬼,右后脚有点跛,毛色浅,底色隐隐发黄,带着他爹的影子。
  
 我在傍晚散步,围着楼喊一喊哥俩。两个小小的影子从草丛中,或者单元楼中,或者娘家的窗户上跳下来向我走来的时刻,我会想起狐狸对小王子说,驯养我吧。我们互相驯养。
    无论是都在,还是单独,弟弟都是绕来绕去,一点也不怕人,他也常常追逐附近幼儿园的小朋友。
  
 弟弟可以陪我走很长的路,从小区这头到小区那头。我在小广场上坐着的时候,他就那么大大咧咧地穿越人群,蹲在我的脚边舔毛,有时候还和路过的狗打上一
架。散完步他送我回单元门口,然后再慢慢离开。我觉得他其实是一只狗。
  
 哥哥要谨慎得多。弟弟在场的时候,他是不会跟弟弟抢食的。往往弟弟狼吞虎咽完自己的一份,还要去抢他的,他也就让了。
  
 散步的时候,他跟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总是踩在花坛和道路的分界上,像是时刻准备着逃走。我走得快,他走得慢,因为他每走一段,就会停下来看我。如果我也转身看他,或者停住脚步等他,他就欢欣鼓舞地小步跑过来。如果我没有等他的意思,他就会蹲下来,目送我走远。
  
 有时候,我走了很远,一回头,他还蹲在那里。但是,我不喊,他是不会过来的。
  
 有一天,下着小雨的傍晚,我想哥俩是不会出来了,我从他俩家前走过,喊了一声。看见弟弟探了个头,水滴打在他头上,他立刻缩回去了。我把猫饼干扔进他们楼道的食盆里,然后继续散步。
    雨渐渐大了,我坐到长廊里。
    在被雨晕开的橙色灯光里,哥哥湿漉漉的,还是不紧不慢地,向我走了过来,坐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开始清理自己身上的水。
    这一次,我去抱他,他没有逃走。
    我把他放在腿上,用袖子把他擦干。他挣扎了一下,于是我松了手。
    他从我腿上跳下来,还是蹲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不过这次是在椅子上。
    雨一直下着,过了很久,就像永恒那么久。他站起来,走到我手边,用头在我胳膊上蹭了蹭。
    我恋爱了。

爱只是个开始

13 12月

    作为一个树洞,姐最近压力很大……
    先是,某妞终于在相亲的漫漫征程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疑似正在进行大龄初恋;然后,为了姑娘挥别山口山的月老师,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地进行着每日网恋纠结。
    大妞基本上每天打1~3个电话向我询问:哎呀这个短信我是给他发呢还是发呢还是发呢……月老师基本上每天会留1~3个课后思考练习给我:现在咋办,现在咋办,现在咋办……
    爱情的题都这么的难,到处都TM是正确答案。一个月以来,我比问问题的还着急,我每天都在思考,我是回答他们直接推倒呢,还是直接推倒呢,还是直接推倒呢……
    然则,这俩个问题大龄每天纠结的欲仙欲死,快乐无边。为了友情和世界的和平,我只好伪装成教授或者禽兽,进行耐心的倾听和教唆……当然也可以说我是为了积攒人品,因为别人博的是人气,姐博的是人品……
    我向大妞强推了巴甫洛夫和薛定谔这两位伟大的科学家,通过科学武装姑娘的思想,让她在恋爱中充分发扬巴甫洛夫之狗和薛定谔之猫的精神。(有欲自学成才者请自行Google“巴甫洛夫把妹法”和“薛定谔把妹法”……)
    我向月老师推荐了《小王子》这本伟大的童话,让他学习小王子精神,对远在天边的姑娘进行驯养……(怎么听起来和上边那个方法差不多)……
    好吧请忽略以上的虚构成分,其实我还是靠谱的口牙,我这么爱乃们~来来,奶妈疼你……
    ……我用一个月时间向两位问题大龄表达了一件事:爱只是个开始。
    并不是有爱之后,就能顺利推倒,就能你耕田来我织布,子孙满堂直至白发千古。
    爱只是个开始,相处才是永恒。
    童话作家都是坏人,他们从来也不讲这是一条荆棘密布之途。你将被欲望,嫉妒,求而不得,患得患失刺痛以致遍体鳞伤,每次舔舐伤口你都将仿佛重历当时的痛苦和彷徨。
    其实恋爱跟买彩票一样,拼的是运气,(知道姐为什么要积攒人品了吧),要以科学的手段,以伪科学的态度,降低期望,享受过程。
    这段是伪科学,据说看一个人在恋爱中的相处方式,要看他/她对待宠物的方式,因为和宠物的相处,是非常有安全感的相处,素掩藏不住本性的相处口牙~以对方喜欢的方式喜欢他/她/它,才素好爱人/主人挖~
    尊重,宽容,理解,这些词,将照亮爱字之后的一整条路,即使没有开花结果,也将造就一段美好的记忆。麦田的颜色始终是美丽的颜色啊……(我扯到哪了,忘了,刚才月老师又纠结了,我指导完之后就忘了自己要写什么……)
    好吧,话说最近天冷,火锅吃的很多啊(好生硬的转折)……最近的自制火锅活动也圆满成功,遗憾的是小梁大夫由于救死扶伤未能参与,而我们又按照惯例调戏了没有救死扶伤而在腐败羊蝎子的高大夫。最近……点心也吃得很多……糖分!啊……
    折了一支绿萝回来,用水养在杯子里。这个冬天不是很想养水仙了。那天晚上带了一块乳酪蛋糕回家,被小区里相熟的猫看到,一定要吃,我只好蹲下,拆开盒子,用小勺你一勺我一勺地,在寒风里和一群猫分享了一点甜美。

秋梨

19 10月

风刮得大了,天干起来。
一春一秋,都燥。
再次熬夜至低烧,自己也觉得这是何苦。
好在春天有荠菜榆钱,秋天有鸭梨桂花。
盛小锅水,熬冰糖秋梨,飘上糖桂花,世界就安静下来了。
秋天多好,新栗子,新玉米,新核桃,都是甜津津的。
该落叶的花都落叶了,睡了一夏天的仙客来反倒开始抽出一簇簇心形的嫩叶,肉嘟嘟的。
董小花自己钻到床罩和床单之间,拱成一个球。
我一把掀开床罩,丫非常不爽,瞪我。
于是我搂紧毛乎乎,伸舌头大舔了一口她后脖子。
我知道她够不着那儿。
她气疯了。

不可强求……

11 9月

首先,我步小宋的后尘感冒了……
然后,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起因,如图……

然后……

于是……

结果……

……

猫也总得有个什么癖

27 8月

姑娘们都爱鞋子,董小花也不例外。
皮革闪闪亮,珠花哗哗响,鞋带软绵绵,这些都比不上夏天里一双人字拖啊人字拖。
我要坦诚地说,爱人字拖可以,不咬它行么……也别把它藏到床下可以吗小花老师……
如图。

我是无辜的

20 8月

话说首先欢迎高端职业玩家无心老师进驻我服~这样我们就又多了一个可以自强的小号亲友团,战法牧德骑,很齐全啊……撒花~
其次,请看图……悲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