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病毒

特洛伊

3 1月

自从我的诺顿防火墙到期之后,我就一直用文斗思自带的防火墙,虽然没有裸奔上网那么大胆奔放,至少也算十分性感了。
昨天新年病毒库大升级,马上就发现了两个灰常新颖的小木马。一个是专门下载其他木马的木马,另一个估计是被它下下来的,嚣张地在各个盘毁我.exe文件,已经把千千静听糟践完了,正拿TM开刀。
我本着与人斗其乐无穷的革命精神开始折腾。灰常顽固啊,随着各种木马专杀工具的败下阵来,我狠下心来手动删除。我辛苦打造出来的革命阵地是一定要捍卫滴。
你看看,又逼我学习电脑。
半小时之后,把它们干掉了。
总觉得越厉害越危险的病毒越傻,发作的那么猛烈,就是一定要别人把你赶尽杀绝才行,还怎么传播啊,比较有前途的就是感冒这种,它温和平常的与你共同存在,几乎使人觉得它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更聪明的就是整合到我们DNA里的那种,誓与人类共存亡了都,说不定还进化的更长久些。
一直以来,我都对制造病毒的人的心理十分好奇,从每个作品上,似乎能隐隐看出作者的性格和心情。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特洛伊。

…………………………以下是转载分割线………………………………

与往年一样,方正安全公司最新发布了“2006年度恶意代码之最”列表,尽管列表里列了的恶意代码可能并不是最流行的,但是它们非常有特色,而且还很有趣:

– 最教条的恶意软件: 这个奖项颁给间谍软件Zcodec ,它监控用户是否访问某些色情网页,并据此判断用户为经常访问此类网页的人从而向他们发送个人广告。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此间谍软件的作者具有偷窥倾向。

– 最差求职者:Eliles.A 蠕虫向所有的地方发送简历,甚至还发送到用户的手机上,这看起来它对自己的工作前景很没有自信心。

– 最佳标题者:好的标题令人印象深刻,现在这也被病毒所采用。在2006年出现的病毒中, Nuwar.A 凭借其宣称第三次世界大战开战而荣获此殊荣

– 最顽强的恶意软件: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可惜Spamta 蠕虫的作者从未听说过此话,否则,也不会一波又一波地发送相同的恶意代码变种了。

– 最具竞争力者:一旦 Popuper 间谍软件被安装在计算机中,它将运行著名防病毒软件的盗版,并且删除用户计算机中竞争对手的软件,这就好像是为互联网入侵中战斗中获得最高权利。

– 最用功的恶意软件:通常,网络钓鱼信息的目的是收集机密信息如信用卡号或登录帐号以窃取金钱。但是,BarcPhish.HTML所做的远不止此,它还收集到期日期,信用额度,姓名,成员卡号码,5位代码等,毫无疑问作者想到的是“越多越好…” 。

– 最爱管闲事者: 此项非 WebMic.A 莫属,该恶意软件能通过麦克风和WebCam连接到计算机上而录制声音和图像,当然,它肯定是您计算机中不受欢迎的不请之客。

– 最恶作剧的恶意软件: Nedro.B 蠕虫感染计算机后非常烦人,它会改变图标,阻止访问某些工具,隐藏文件扩展名,在开始菜单中删除选项…,使一切都变得混乱,也许这是为了娱乐某些人,但绝不是用户。.

– 最贞洁的恶意软件: 使用P2P网络传播的恶意代码使用诱人的名称,从而吸引用户自愿下载到他们的计算机上。因此,大多数文件使用色情含意的名称,但是,在FormShared.A 所使用的37,000 多个不同的名称中,无一使用与性相关的名称,这也创造了一个记录。

– 最古老的恶意软件: 表面上周围到处是高速传播的病毒,但是DarkFloppy.A 蠕虫并不通过电子邮件,即时消息或P2P系统传播,而是通过传统的方式:软盘进行传播,所以也不可能大量传播了。

-最复杂的恶意软件: 非 Gatt.A莫属,此恶意代码可以感染任何平台的计算机: Windows, Linux, 等。

– 最骗人的恶意软件:The most deceitful. SafetyBar 看起来是提供安全信息和防间谍软件下载的,但是,一旦下载之,这些程序将警告用户感染了根本不存在的攻击。

虽然这些恶意代码看上去非常有趣,甚至很搞笑,但用户还是最好对它们敬而远之,确保自己安装了可靠的防病毒软件,并保持每天更新。毕竟,一旦这些看似很有趣的恶意代码找到你头上,那可就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了。

逼我……

8 12月

电脑中毒鸟,还是藏在小木马里的……
经过我千辛万苦的学习和研究~手动干掉了~
恶意软件的制作者真是为缓慢世界傻瓜化进程贡献出了应有的力量。
非要逼我弄C盘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