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茨中

第五个什么也不关于的故事

8 3月

茨中就像是一个奇迹,刚刚结束一次徒步的我,看到眼前出现的整洁村庄,就像看到绿洲。
桃树和杏树挂了玻璃球大小的青果,到处开放着蜀葵和月季,而在一片片葡萄园当中,立着一座美而庄严的教堂,有斑驳的白色石墙和高大的钟楼。

我请求在教堂借宿一晚,神父爽快地答应了。
晚饭时神父说他是去年调到这个教区来的,他十分喜欢这里,只可惜喝不到他喜欢的绿茶。
有村民,狐狸,幽灵推门进来,加入我们的晚饭中,狐狸带着葡萄酒。
酒比外面市售的要甜,芬芳如少女,”玫瑰蜜”,一个村民告诉我这个名字。这是这里特有的葡萄的名字。

“那是我祖爷爷的祖爷爷的祖爷爷……反正就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狐狸说。
接着,它讲了一个关于葡萄的故事,它的祖先目睹传教士插下第一枝葡萄,然后收获,酿酒。
它说为了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它的祖先等了好几年,期间吃掉了很多想吃葡萄苗的老鼠。这是狐狸家族引以为傲的对酒的守护。
幽灵似乎有反对意见,但是我们都忽视了它。

吃完饭,我们在教堂后面的葡萄园小屋里,点起蜡烛,玩扑克牌。因为神父不许我们在教堂里玩。
玩法是比大小。
赌注嘛,自然还是酒。
轮流坐庄,每个人抽一张牌,然后花色向外,贴在自己的脑门上。也就是说,你能看到除你自己抽到的之外所有的牌。这就是妙处所在。
接着所有人大喊”大的喝呢?小的喝?”于是坐庄的人作出决定:大的喝,或者小的喝。
然后所有人都把牌亮到桌子上,点数最大或者最小的人就要喝酒。

狐狸带来的酒喝完了,村民大婶又拿来的酒也喝完了,村民大爷又拿来的酒也喝完了。
后来赌注只好改成别的。
比如大婶输了就回家做蛋炒饭给大家吃,村小学的刘老师输了就唱首歌,大爷输了就蒸腊肉。
狐狸说,如果它输了,就到江南去,给神父带一包绿茶回来。
我说,如果我输了,就帮村子收获葡萄。
结果我和狐狸都输了。幽灵似乎在笑,但是没有声音。

第二天,狐狸从信用社取出了两百块钱,用小口袋装好,挂在脖子上。”我还想留着买薯片吃呢。”
虽然这么说,它还是搭上一辆出村的卡车,向着江南出发了。
我向神父说明了昨天我们的赌约,神父很高兴有人能帮着收葡萄,因为”那可是个体力活啊。”

就这样我住下来,整天整天地挥舞着剪刀,把葡萄剪下来放进筐里,把筐抬到葡萄园外。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几天之后,葡萄差不多收获完,就要准备酿酒的时候,狐狸回来了,惊慌失措地喊着”打仗了!打仗了!”
神父神色肃穆地说,他们是为葡萄来的。玫瑰蜜在原产地已经绝种,他们一定是为了抢夺这最后的葡萄枝来的。
狐狸把装着绿茶的牛皮纸袋子放在神父手上,哽咽着说,我们该怎么办。
我和神父爬上钟楼,敲响大钟,集合全村的人抵抗。幽灵也加入了我们,虽然它不爱说话,但是吓唬起人来可毫不含糊。

不记得战斗了多久,只记得火光和喊声,还有教堂的钟声一直没有停止。
一声一声,直到我醒来。
“吃午饭啦。”神父敲我的房门。
我觉得腰酸背痛,毕竟在梦里收了好几天的葡萄呢。

吃午饭的时候,我问神父昨天谁输了。神父说,你和狐狸呀。
我看看狐狸,问它打算什么时候去江南买茶。
狐狸惊讶地看着我,说:”我给县城的亲戚打电话了,让它们从淘宝买了然后带过来。”
我默默地咽下一口咸肉,然后告诉神父我今天有点累,但是明天一定能帮他收葡萄。
神父惊讶地看着我,说:”葡萄几个月之后才熟,毕竟现在只是初夏啊。”
我对幽灵说,葡萄酒的后劲真大啊。幽灵点了点头。

离开村子之前,我爬上钟楼,看了看葡萄园,看了看后院那棵已逾百岁的桉树。
告别之后,我搭上一辆卡车,车开出村口,转过山角,我看见澜沧江浑浊的滚滚波涛。我回头想再望一眼村子,已经看不到了。

Del.icio.us : , , ,
Technorati : , , ,